中超

荆州入殓师理解像生命一样珍贵

2019-08-20 11:42: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你是否会对在殡仪馆上班的人避而远之?谈及经理秘书,你首先想到的是不是那些搅合不清的关系?生活在纷繁复杂的都市,有许多职业不被常人所熟知,许多人往往戴着有色眼镜去看待这些职业。本报今起开辟《渴望被理解的职业》专栏,盘点那些被人误解的职业,倾听从业人员的心声。

在一个面积不足50平方米的房间里,他们身着防护服,手戴白手套,让死者走好最后一程。他们的工作很特殊,有时还要忍受别人的冷嘲热讽,这就是殡葬行业中的一个特殊职业 入殓师。

最尴尬

朋友询问工作,只敢说从事服务行业

王义龙在荆州市殡葬管理所沙市殡仪服务中心从事入殓工作已有两年。在从事这份工作之前,他当过私营老板,做过物流管理,但工作不是很顺心。由于妻子在殡仪馆做会计,经她介绍,王义龙成了一名入殓师。 家里人认为没什么,主要是一些朋友。 王义龙说,有时候参加朋友聚会,时常被人问到工作情况,他总是含糊地回答:在服务行业工作。

一些刚认识的朋友会追问王义龙的工作单位,当他说出 在殡仪馆从事入殓工作 后,有些人会当场变脸,他们认为王义龙的工作很不吉利,有时候还拒绝和他握手。

为了避免尴尬,王义龙经常称自己在 天堂公司 上班。 人家交朋友都会说 有事找我 ,但我从来不敢说这样的话。 王义龙告诉。

最心痛

看到白发人送黑发人,便担心孩子的安全

今年 6岁的任金涛,是一个15岁孩子的母亲,去年,她成为了一名入殓师。一年来,大大小小的送别场景她经历了不少,可每次看到白发人送黑发人,任金涛还是会流泪。她说,看到这种场景,她不禁担心起自己孩子的安全。

任金涛对讲述了印象最深的一次工作经历,那是为一位因车祸死亡的孩子入殓,孩子遭多辆车碾压,头骨碎裂,已面目全非,父母拿着照片,哭着请她帮忙。 我看了那孩子的照片,他长得非常漂亮。 任金涛感慨,当时家长在灵堂里撕心裂肺地恸哭,看到这一幕,她不由自主地流下了眼泪。 这份工作让我对人生有很多感慨,我希望家人都平平安安的。 任金涛说。

小孩中暑怎么办
血栓有什么前兆
血栓的前期症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