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不朽者之歌 第九章 迷雾

2020-01-14 12:21: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不朽者之歌 第九章 迷雾

第九章迷雾

吸血鬼,人型恶魔。

深渊生物,属于比较强大的上位恶魔。成年吸血鬼的实力从七阶上位到圣域不等,平均实力达到八阶下位,极度危险。又因其常常隐藏于人类城市之中,因此一直都是各国最为头疼的恶魔之一。

——《亚当斯的生物学笔记》

入夜了,橙白色的月光如同流水一般倾泻在星云山区,给安静的密林披上了一层美丽的纱衣。

起雾了,奶白色的雾气越聚越多,遮挡了视线,也遮掩着月光。

今夜的森林变得比往日更加阴森,一向大胆的雪尧也不再多言,只是乖巧的挽着云琅的手臂,一步一步,慢慢挪着步子。

索兰紧紧抓着尼尔的胳膊,一刻也不敢放松,那微微发育的xiǎo胸脯蹭在这个俊秀的男孩身上,使两人的脸都是红红的。

雾越来越浓,月光甚至一丝都透不进来。

目光所到之处尽是浓雾,云琅感觉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多。

“云琅,索兰他们不见了!”耳边突然传来女孩的惊呼,云琅的脸色更是一沉。

虽然几人在一起,而且也总是打打闹闹,没有个正行,但却没有一个是傻子,平常不过是装疯卖傻,拉近关系而已,毕竟他们这个xiǎo队成立的太过马虎,要拥有默契,首先要有熟稔亲近的关系才好。

也正因如此,云琅的担心更甚,从第一次和尼尔联手虐杀影豹时他就看出尼尔的不凡了,他和尼尔的精神在进去这浓雾之后,更是一刻不停的响应着,此时只是心中一个转念,竟是失去了联系。

敌人是何方神圣?

难道真是高阶魔兽?但那应该完全不必要啊,直接冲出来他们几个菜鸟也是很难有机会反抗的。这使他想起了之前碰到的大地之熊,赤血蟒,还有黄金狮鹫,这些本不应该出现在星云山区外围的魔兽一个个,甚至一群群的出现在这里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当不解与淡淡的恐惧出现在心头的时候,他惊骇的发现这一丝不解的情绪和恐惧在缓缓的扩大着,他努力的抑制着这些思绪,却是起了反作用一般。

“云琅,我好怕啊!”女孩漂亮的眼睛中流出晶莹的泪珠,声音颤颤,没有了平时的活泼。

云琅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变得稳定,将哭泣的女孩拥入怀中。

“雪尧,你是灵师吧?”

“嗯,是。”

“你用武器吗?”

“我用剑,我的剑术很好的。”

“那你把剑拿出来好吗?我听人説,剑是战士的伙伴,只要手中有剑,便不会害怕。”

“真的吗,你不会骗我?”

“真的,我没骗你。”

女孩在云琅的胸前diǎn了diǎn头,女孩柔顺的发丝磨得他有些痒。

女孩从云琅的怀里出来,莹白的脸蛋孕出迷人的红晕。

纤细的手指轻轻划过蓝色的空间戒指,一柄漂亮的长剑就出现在雪尧的手中。

和女孩的长发一般的颜色,多了一抹锋锐的金属光泽,本来应是直直的剑身,在铸剑人天才般的想法下,多了些弯弯的弧线和精致又简朴的纹饰,美丽的像一弯溪水。

随着女孩灵元的涌入,溪水般的长剑散发着浓浓的寒意,周围的浓雾甚至在这寒冷之下结成了水滴甚至冰渣。

云琅惊奇的发现,这奇特的寒意竟然驱开了他心中的负面情绪。

而雪尧也恢复了平时的脸色,对着他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并没有説话,显得安静了许多。

也许是因为仍然深处险地,两人都变得极为紧张,雪尧又挽上了云琅的胳膊,云琅无奈的看她一样,她也只是腆着红彤彤的笑脸冲着他嘻嘻的笑。

两人不知道深入浓雾会有什么危险,索性就朝着来时的方向向后退去。

可是无论怎样后退,都没有索兰和尼尔两人的身影,而且,长时间在浓雾之中行走,他们自己终于完全失去了方向。

“云琅,你的父母是什么样的人啊?”雪尧突然的问题把云琅问的一愣。

父母?他好像从未想过。

在他的记忆深处,有一天,两个哥哥把他带到了叔叔那里,他的童年是叔叔陪他度过的,那是他最无忧无虑的日子。

云琅的哥哥只不过比他大四五岁,但是自从云琅自己五岁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他们。

他也曾询问过叔叔父母的事情,他的叔叔每次都只是告诉他,你还xiǎo,有些事情你不需要知道。

待到他更大一些,决定到苍之森的天梯瀑布潜修,他再一次问出了这个问题。

“明叔,我的父母是什么样的人啊?”

他的明叔这样回答他:“你的父母都是很伟大,很强大的人。他们有必须要去做的事。所以,你要想见到他们,你自己也要变得更加强大。”

“要怎样才算强大呢?”

“有一天,俯瞰大地,尽是尘埃。”

“我不懂。”

“你将来一定会懂的,因为你是他们的孩子。”

“哥哥他们呢?”

“他们选择了一条和你不同的路,那条路上,更加危险。”

“为什么不要我和他们一起呢?”

“他们爱你,你是你父母最xiǎo的孩子,是你两个哥哥唯一的弟弟。你要快快乐乐的长大,你不必背负太多,慢慢成长,慢慢强大,这就是爱你的人唯一能给你的,等你自己可以选择的时候,不论是安逸的还是艰难的,我们都会笑着支持你,祝福你。”

“叔叔,我不要安逸,我要快快强大,快快成长,我要赶上他们,帮上他们,我不要做xiǎo孩子。”

“也许,你一个人的力量并不能帮他们太多。”

“我不管。”

……

“他们是很伟大,很强大的人。”云琅坚定的説道。这是他从xiǎo就根植于内心深处的信念,支持着他单独在苍之森深处潜修五年之久的力量。

云琅朗星一般的眼神让雪尧有些失神。

云琅反问:“你呢?”

雪尧骄傲的道:“他们也是很伟大,很强大的人。还有,我哥哥也非常厉害哦!”

“他叫林帆,对不对?”云琅的嘴角也挂起了开心的笑容。

“诶?你怎么知道。”雪尧惊讶的问道。

“我见过他,你和他的样子很像,而且都姓林。我们还有一个口头的约定。”云琅道。

“什么约定?我怎么没听他説过?”雪尧的好奇心被云琅勾了起来。

“林大哥自己都没告诉你,我才不会説。”云琅玩味道。

“你这家伙好可恶!”

时间在打闹中悄悄走过,两人都尽量让自己保持清醒的状态,xiǎo心的注视着浓雾的每一丝变化。

红城教会。

时间回到这一天的清晨。

当乌利尔做完老师之前交代的事情,正准备出发前往星云山区时,却又被自己的老师叫了回去。

“事情恶化的速度比我预想的可能快的多,红城的魔法力场已经遭到了破坏,我需要你亲自去帝都通知教宗殿下和皇帝陛下。”老主教沉凝着脸庞,低沉的道。

乌利尔瞋目:“那阿青他们呢?”

老主教眼睛微眯,道:“我想过了,既然事情发展的远超预计,以阿青的一贯谨慎的性格,应该有所察觉了。况且,神殿骑士团的大半力量都在那里,短时间内应该不会有问题。”

乌利尔没有反驳,但他的神情抑郁,显然并不放心。

“乌利尔,别忘了你的誓言,不要为了私情背弃守护红城的诺言。而且,难道连你也不相信阿青吗!”老人直视着乌利尔的眼睛,老人锋利的目光让乌利尔感到有些刺眼。

是啊,他怎么能对闻人大哥失去信心?他的闻人大哥自年少时就以谨慎而颇受赞扬,而且大哥应该对老师所説的危机知道的多的多。

想到这里,乌利尔应道:“我明白了,老师。我马上动身,不过等我回来我要马上去星云山区。”

老主教微微颔首,没在多言,只是用目光看着乌利尔离开。

喊来一个修女,老主教交代道:“无论是城主姜英,法师工会的爱得拉,还是佣兵工会的秋山,只要他们到了,就立即请他们到议事大厅来。”

年轻的修女diǎn头应道:“明白,主教大人。”

而同样是这一天的清晨,在赤月海峡不远处的密林中,闻人青与慕容雅岚看着一具魔兽的尸体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没想到深渊的威胁来的如此之快。”闻人青面色冷峻。

尸体之上,除了颈间致病的一剑之外,还有一个个微xiǎo的血泡遍布其身。

血泡在快速的破裂着,鲜红的血液却冒着灰黑色的雾气,这雾气带着微弱的腐蚀性,却能在生物吸入它后,腐蚀其神智,最终沦为无意识的杀戮机器,而这种机器,又叫做梦魇的玩偶。

这种雾气来自于深渊的一种上位恶魔,梦魇。

“看来,试炼不能继续进行了。雅岚,联系安妮与神殿骑士团,立即收拢所有新生,以最快的速度离开星云山区。”

时间流逝,直到傍晚。

在赤月海峡五十公里处的一片密林处。

“所有的神殿骑士已经全部回拢,但是新生中还差了一个xiǎo队。而且,不知为什么,来时的道路已经被不知名的浓雾笼罩了,这里也快被波及了。”安妮眉头紧锁,很是担心。

“那支xiǎo队我在今天见过,很不错的几个孩子,我们要对他们有信心,这雾气虽然诡异,而且有腐蚀人心扩大恐惧的特性,但并不致命。我想,很快就会有办法的。”作为圣骑士总长的莱恩查理道。

“我们不要等待了,我刚才试过了,圣光可以驱除雾气,我们试着向回走吧。”一位圣骑士长插嘴道。

闻人青diǎndiǎn头:“只好如此了,各位,开始吧。”

圣洁的银色月光照耀着骑士银色的甲胄,如同神明的目光凝视,怀抱着虔诚信阳的神殿骑士,将竭尽全力的开拓通往光明的道路。

当深渊的威胁来临,每个骑士都不曾想过自己的安危,他们唯一的想法是:赶回红城,守卫我们的家园!

北京眼耳鼻喉医院
上海徐浦中医医院地点
吉林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南昌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邯郸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