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调戏诸天 第一百三十八章 魑魅 二 (为舵主学不可以已加更)

2019-10-13 00:20:0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调戏诸天 第一百三十八章 魑魅 二 (为舵主学不可以已加更)

与此同时,姬九抽出了浣颜剑,身子如风般瞬间出现在渊口,寻常融魂武者也难以施展的大术,此刻从他手中流水般施展而出。

“剑阁大术,七星剑舞。”

“踏凌霄。”

……

让人眼花缭乱的招式,一一出现在了上空,就像编制成一张大,对着渊口当头罩下。

剑光如星光,忽闪忽烁,此刻全部泼洒而出,带着种异样的美感。

远处观战的巫泠韵也不禁看得目眩神迷,恨不得将此术学了去,随即她却目光一凛,有些咂舌,这么强大的招式竟然只是破开了那条尾巴的些许鳞片,使其上多了几道伤痕,但并不深。

这藏在其中的妖兽到底是有多强大

对此伤害,姬九并不意外,就算没发生变故,融魂后期的三尾森蚺也不好杀,更何况如今它的实力不似融魂后期,最起码也是有融魂巅峰程度。

说不定已是半只脚迈入了化神。

下一刻,深渊口云雾和瘴气扑腾起来,就像湖水沸腾一般,其中传来一声如龙似虎的嘶吼,无形声波瞬间扩散开来,直接将四周地面迸裂出无数裂痕。

或许它是真被惹怒了,压抑的冰冷气息覆盖而下,姬九倒是无所谓,巫泠韵却是一个踉跄直接摔倒,脸上全是惊骇。

三尾森蚺庞大人身躯从黑暗中探了出来,远比铜铃都大的暗金色瞳孔注视着几人,口吐人言,“你们是在找死。”

说着,它快速扫了眼后面静静漂浮着的冰棺,瞳孔中闪过忌惮,旋即又死死盯着姬九,活了几千年,它可不傻,知道眼前这个年轻男子才是领头人。

“前辈莫要动怒,晚辈只是想向您借个东西而已。”姬九脸上一副淡淡笑容,站在空中,和三尾森蚺平视,“刚才多有冒犯,请您恕罪。”

“臭不要脸。”魑魅见此,忍不住在冰棺中嘟囔一句。

“什么东西?”三尾森蚺闻言有些惊疑不定起来,说实在它很不愿意面对这群人,那个裹在黑袍中的怪人首先就让它觉得无比难缠,招式之狠辣比它还像妖兽。

另外便是那副冒着寒气的冰棺,才是给它最大压迫的东西,眼前这个年轻人反而威胁最小。

此时听闻对方只是借一样东西,它心中也暗自舒了口气。

姬九露出思索样子,装模作样沉吟了片刻,却是已暗中吩咐好阿大,这时满脸笑意道:“晚辈最近祭炼件武器,还差点东西,知道前辈您这里有,所以冒昧前来讨要。”

三尾森蚺不耐烦道:“别说这么多废话,想讨要什么?”

“前辈看我手中这是什么?”姬九举起了手中的浣颜剑,剑身如洗,极为冷冽,顿时让三尾森蚺将目光投了过去,它疑惑问道:“一件残次道器?”

“您再仔细看看……”

“难道不是吗?”

突然,浣颜剑上爆发一阵刺眼白光,犹如炸开了一颗灼目小太阳,光芒之刺眼简直让人不敢直视,远处的巫泠韵顿时一声惨叫,双眼流下血来,捂住眼睛痛苦倒地。

“剑阁大术,烛日剑。”姬九早已闭上了眼,此时喃喃自语中身子如道箭矢般朝三尾森蚺笔直射去,趁此机会,阿大也是瞬间便至三尾森蚺面前,它双眼刺痛,睁不开来,此时撑大嘴巴,喷出剧毒瘴气来。

“你卑鄙……”

砰!!!

阿大并未受到任何阻碍,一拳如山,已是砸在了三尾森蚺脑袋上,鳞片虽厚,但没有刻意用灵力保护住,此时也是被一拳打穿,破开一个血流如注的拳洞。

森蚺吃痛,陷入疯狂之中,粗壮的身躯扭动起来,分叉而出的三根尾巴也是猛地一齐抽来,寻常融魂挨一下便会粉身碎骨,但阿大却靠自己身躯的强悍硬撑这一下,浑身断裂了不知多少骨骼,他毫无痛觉,另一只手持骨剑对着森蚺伤口猛地贯下!

嘶!!!

森蚺顿时痛苦哀嚎起来。

姬九的攻击不如阿大快速,但这时也是到了,浣颜剑剑尖冒出一截如银如金的锋芒之气,他手腕发力,瞬间抖出百下,剑尖如花绽开,便自阿大造成的伤口中刺入,下一刻轰然爆发,顿时漫天血肉纷飞。

这一瞬转瞬即逝,但趁这一下森蚺已是受了不少伤,头颅上的伤口恐怖异常,已把头骨崩碎,直接裂开个大洞,随后它才把眼睛睁开,眼瞳中全是疯狂和杀气。

它疯狂嘶吼,“卑鄙小人,我会杀了你的。”

姬九不以为意,身子鬼魅般地自原地消失,已是退至安全距离,他还是不敢轻易接近,两者肉身之力相差太大,他比不得阿大,让森蚺碰一下就是重伤的结果。

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风筝,或者说游走。

阿大则是担当前排作用,毕竟能抗能打。

森蚺被这么偷袭一下,已是气炸了,不过它毕竟生命力惊人,伤口已在渐渐恢复,它冷冷地看了姬九一眼,嘴里旋即开始聚拢狂热灵力,淡淡的火星子围绕而来,下一刻一团如屋子大小的灼热烈焰喷吐而出,连空气也发出嗤嗤声响,仿佛要被点燃一样。

还不止,火球喷出之后,它嘴里又相继喷出冰球以及一团带有强烈腐蚀气息的气流,三者在空中交汇,宛如三轮颜色各异的太阳,猛地朝姬九撞来。

见此,姬九瞳孔猛缩,正想施展灵术弹指刹那将其缓一缓,然而眼前冰蓝色光芒一闪,却是冰棺横亘在了他眼前。

森蚺的攻击被魑魅挡住。

“简直浪费时间。”魑魅冷冷地说。

姬九眯了眯眼,已是知道了她要干什么,脸上顿时露出感激笑容,“多谢了。”

“记住,你欠我个人情。”魑魅又说了一句,下一刻冰棺已是朝森蚺撞去,犹如冰霜长矛,质地之坚硬让阿大也无可奈何的冰棺旋即砰一声和森蚺脑袋来了个亲密接触,森蚺眼中顿时全是不可置信。

它的脑袋却是被这一下撞得破烂不堪,半边已消失不见,血肉连接在一起,极为可怖。

“阿大!”姬九冷喝一声。

阿大心领神会,露出厉色,身子一动,瞬间蹿到那半边伤口上去,在森蚺仅剩那只眼睛的惊恐目光中,趴下身子一口咬了下去。

森蚺身躯猛地扭动,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声哀嚎,剧烈挣扎起来,它从没有今天这般屈辱过,这怪人竟当着它的面吃它的肉?

感觉自己脑袋上的血肉正在一点一点地消失,森蚺恐惧了,它尾巴一扫,身子一转,就要往深渊下退去,不过姬九又是几道剑光劈来,挡住了它。

这时候,魑魅又驾驭着冰棺撞来,森蚺眼中全是绝望之色,三根尾巴齐齐甩动起来,拼了命想要抵抗。

……

半个时辰后,阿大站起身来,嘴角还粘连着些许森蚺血肉,一具庞大的蛇类骨骸静静地躺在地上,有些部分血肉还未被阿大吃干净,就像被小刀剔除过一般。

姬九盘坐一旁,掌心悬浮着魂火,浣颜剑正在上面沉浮着,魂火浸染而入,可见一只缩小许多倍的森蚺神魂藏匿其中,和另一头白虎神魂缠连在一起,隐隐呼应起来。

浣颜剑上,开始散发一种压抑的威压,是那种超脱于灵宝的气息,带了一种焕然新生,丝丝脉络一般的纹路也露出痕迹来,那是道痕。

道之痕迹,代表着鬼神莫测之力。

又是半个时辰后,姬九收剑,露出沉吟来,将森蚺神魂祭炼进去后,浣颜剑已达到了道器半成品的程度,若是继续祭炼下去的话,它本身材质禁受不住这新生的力量,会断裂开。

“先这样吧,聊胜于无。”姬九起身,伸了个懒腰。

“怎么感谢我?”魑魅的声音从一旁传来。

姬九瞥了眼冰棺,心中在琢磨她的用意,脸上却做出极为感谢的模样,“能这么快拿下这森蚺,倒是多亏了魑魅姑娘,在下实在是感激不尽。”

若是单靠他和阿大的话,拿下森蚺还是要再花上不少时间,魑魅其实出不出手都是一样的,姬九也搞不懂这少女的心思,但表面功夫总要做的。

“真是虚伪,你只要记住别负我就行了。”魑魅淡淡道。

姬九不以为意地笑了笑,旋即才看向另一边默默疗伤的巫泠韵,刚才施展烛日剑时不小心伤了她的眼睛,他当时也没顾及到这么多。

“没事吧?”姬九走过去,问道。

巫泠韵坐在地上,眼角还挂着血迹,睁不开来,闻言有些受宠若惊,摇头低声道:“没事。”

姬九弯下身子,指间凝聚灵力,其中包含了他这具身躯的些许生命力,然后轻轻抚过巫泠韵眼皮,动作之温柔,让巫泠韵娇躯忍不住微微颤动起来,心中一时间有些异样。

半晌后,姬九淡淡道:“好了。”

巫泠韵闻言睁眼,小鹿般明亮的眼睛和姬九对视了一下,耳根微红,随即赶紧移开目光。

这魔头他竟然会帮自己?

“别多想了,你对他用处很大,没用掉之前他自然会把你保护得好好的。”魑魅嘲笑。

巫泠韵愕然,随即失落、释然,脸上又恢复了无动于衷。

姬九阴沉眼神一闪而过。

济源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铜川治疗癫痫病方法
本溪治疗卵巢炎费用
揭阳妇科
铜川治疗癫痫病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