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冷王怪妃 第一百二十八节 天寒夜来人

2019-12-02 19:57:0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冷王怪妃 第一百二十八节 天寒夜来人

“东方辰言。你让爷爷我等了半个时辰。打算如何赔罪。”让他等这么久。必须出点血。至于雪凡音。花情说了。不勉强她。而且雪家那老家伙还沒见过。慢慢來。

“本王那株千年赤灵芝已给你。”想要榨他沒那么容易。

“那本就是我徒弟的。暂放你那儿罢了。你这不识货的。还浪费那宝贝。”辰昕与他东方辰言如何用了这赤灵芝时。把他气大发了。这么个宝贝。东方辰言居然这么不当东西。

“本王乏了。凡音你还未去过半醒楼。我们现在就去。”语罢。东方辰言也不理还在案几上蹦跶的怪医。有辰昕在他拆不了言王府。牵着雪凡音就走。

“不是刚吃完吗。”雪凡音轻声地在东方辰言耳边道。

“我饿了。换你陪我。”

“徒弟。那不是你的地盘吗。我们也走。让他在门口等着。”怪医想着东方辰言只能看着别人吃。心里就乐。

“师父。三皇兄还不知道。您千万别说漏了。凡音可还跟着他。您就不怕凡音饿着了。”辰昕看得出。师父对雪凡音很上心。

“你小子。能不能有点出息。看到东方辰言怎么就沒了那日城门口的威风。”怪医跳下案几。双手负背。看着东方辰昕直直摇头。然后自顾自溜达出去了。

东方辰昕心想。那是三皇兄。自己不才刚吃了瘪。在三皇兄面前耍威风。那就是找死。他是明智的。

最后东方辰言自然顺利进入了半醒楼。怪医存心给东方辰言找不痛快。非要与他们凑一桌。辰昕死拉活拽才把他请到另一间厢房。师父今天已经把三皇兄得罪了好几回。要是连个饭都让他吃不安生。他也别活了。这半醒楼怕也会遭殃。

“怪医找三皇弟所为何事。”密室中东方辰耀一脸阴冷问着蒙面人。眉眼间可看出依旧是上次轻纱遮面的女子。

“请主子责罚。属下不知。”双膝跪地。却无惧怕之色。似早已习惯上面之人带來的惩戒。

只是一晃眼间。东方辰耀的手已落在她的肩上。云淡风轻的面容下。却是力道渐重的掌力。女子眉心微皱。而眼睛依旧坚毅。

“若有下次。这手臂不必留着了。”东方辰耀贴着蒙面女子的耳边。以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轻轻地说着。语气中听不出喜怒。

“谢主子。”隐隐颤抖的声音透露出。东方辰耀下手有多重。而女子心中依旧忧虑着。自从云县回來后。东方辰言的防备更严。她想打探到消息更难了。

“主子。萧尽寒似乎遇到什么事。第一剑说雪家的人还未离开。且住在雪府。还有月城的人也在皇城。”

“尽意庄之事本宫略有耳闻

。雪家定不放心留雪凡音在此。月城之事你多加留意。”月城要做什么。他难以猜测。“太子妃交与你的东西收好了。何时用。本宫自会与你讲。记得将人看好。”那将会是他的重要筹码。

“是。”即使知道听从主子的命令。她会对不起那人。本想完成任务。便远走高飞。本希望不会伤害到那人。奈何世事不由人。不论谁。她都会选择主人。

“主人。属下听闻高氏有喜了。”接受命令。她本该转身离去。却不知为何问起这不该问也与己无关之事。

东方辰耀眼中一抹杀意直直射向她。“打探本宫的家事是要付出代价的。”语落掌出。不偏不倚地落在她另一边的肩头。

“那些人莫轻举妄动。退下。”挥挥衣袖。冷峻的面孔上尽显无情。

遮面女子抬头。对上他鹰隼般明亮的眼睛。马上收回视线。转身离去。

她走后。东方辰耀也离开了密室。高氏若能一直安分。他便作罢。可若再敢闹出什么动静。怀有身孕又如何。只是乔静雨这段时日不冷不热的态度让他有所不适。想到那日见到的那株寒兰。东方辰耀更是不解。为何她会将静园留与燕尔。可当他來到乔静雨居住的主院时。却听丫鬟道。她与冬儿两人回国公府了。

“那日。你爷爷太过冲动。一时失言。太子回去可有为难你。”虽然他们不过问他们夫妻之间如何。可自己的女儿乔夫人自己清楚。自乔静雨嫁入太子府后。见面的时间不多。可每次见女儿脸上的笑容少之又少。很多时候都有几分勉强。加之太子又有几房妾室。这中间怎么回事他们还会不知吗。

“娘。太子怎么会为难女儿呢。”乔静雨嘴角牵出了一抹笑容。那日回府后。太子确实什么都沒说。想必是爷爷手中的兵权起了作用吧。可越是如此。乔静雨心中越不是滋味。除了权势。他的心中可曾有她。

“那你与太子如何。”

“娘怎么忽然这么问。太子待女儿很好。”除了那次动手。他一直是温和的。更谈不上不好。

“静雨啊。爹娘从來不过问你们之间的事。但不代表爹娘不知情。你是娘亲手带大。娘看着你一点一点长大。又亲自将你送出娘家。你一句话。一个神情。娘便知晓**分。他是太子我们不便说什么。也怕说了让你为难。在娘家时你哪懂什么忍气吞声。可如今什么事都自己藏着。娘看了也心疼。这么多年你还未在娘家留过夜。今日便留下。咱们娘俩好好聊聊。有什么委屈的都与娘讲。”乔夫人看着愈发懂事的女儿。却是更加怜惜。早就知道那皇宫大院不是什么好地方。她的静雨却偏偏要困在那儿。

“娘。女儿是一时兴起。回府看看。太子还不知情。晚上若不回去。怕是不妥。”更怕的是太子将这笔账算在国公府的头上。

“他若生气。便让他來找为娘的。自己出嫁后。娘少了个能说贴心话的人。权当是陪娘亲如何。”自打在皇宫的家宴见过静雨后。乔夫人便一直记挂着。今日好不容易有机会与她说说体己话。又怎会希望她又匆匆而去。

“女儿听娘亲的。”乔静雨想。高氏有了身孕。柳燕尔也在府中。虽不知太子究竟何意。一时之间他也不会找自己。留在府中过一晚也该不会出什么事。而且。这么多年。她又怎会不想家。她又怎会不盼望这份温暖。

夜风轻轻。吹动烛光。扰乱了东方辰耀的思绪。“來人。太子妃可回府。”乔静雨从未出去过这么长时间。即便会国公府。晚膳之前定会回來。可这次。本以为她或许用过晚膳再回。可戌时将过还未有她踪影。她该知晓亥时一到。太子府的大门便关了;想着又是与冬儿俩人出去的。东方辰耀思绪便难以安宁。

“回太子。太子妃还未回府。”

“桓国公府可有口信传來。”晚膳后他便开始问起。而答案都是同一个。“沒有”。

“去桓国公府上。太子妃若回來了。便到传个口信到国公府。”东方辰耀披上下人递上的披风。吩咐人留门。便离开了。

国公府大门紧闭。一旁的随从。用大门上的铜制门环叩响了红色大门上的门钉。守门小厮闻声将门推开一条缝。探出脑袋。问向随从。“这位公子。不知有何事。”平日国公爷有令。不论何人敲门。不得无礼。这小厮自也和善。

“太子妃可在府上。”

“小姐在府上。不知公子有何事。”这时会來问小姐的。十有**是太子府的人。小厮更是不敢怠慢。将一扇门打开。跨出门槛。却原來还有一位公子。

东方辰耀见门已开。乔静雨又在府上。便欲走进去。谁知被这小厮双臂拦着。“本太子亲自接太子妃回府。还要经过你同意。”眼神落在小厮的眼中。那小厮哪还敢拦着。

“见过太子。容奴才前去通报。”知是太子。小厮识相地向东方辰耀行礼。

“不必了。”东方辰耀径自跨入了国公府。那小厮便一直跟在他们身后。

“爷爷。您该去安歇了。身子要紧。”看着一杯又一杯酒下肚的爷爷。乔静雨心中不免有几分担心。

“静雨。爷爷宝刀未老。这几杯酒算得了什么。难得你肯留在府上。爷爷不得多喝几杯。”说罢又是一杯酒一口而下。

“爹……”

“老爷。太子殿下來了。”小厮倒也聪明。在东方辰耀正要推门而入时。大着嗓子朝里喊着。他自然又是遭到东方辰耀的一记冷厉的眼神警告。

一家子人听到传來的声音起身时。东方辰耀正好推门而入。

“太子。妾身错了。妾身这就跟您回府。”意外后更多的是恐惧。乔静雨已双膝跪在东方辰耀的面前。眼中不乏恳求之色。虽然她这是不想回去。不敢回去。可若惩罚她能让太子消气。能让他不对国公府出手。再恐怖她都愿面对。

“起來。”第一眼见乔静雨平安在此时他是庆幸的。可当她跪在自己面前时。他的心却凉了不少。“沒听到本宫的话吗。”乔静雨迟迟不起。他的语气又凉薄了几分。

“太子殿下。是臣妇强留静……太子妃在此留宿的。还望殿下恕罪。”

...

福州癫痫病最佳医院
广州整形美容
汕头治男科好的专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