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补天道 五一九 临危上阵,当局者迷

2019-10-12 20:26:5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补天道 五一九 临危上阵,当局者迷

孟帅大吃一惊,扶住他道:“老祖,您受重伤了?是那叛逆伤的您么?”

上官度吐出一口血,脸色刷的白了起来,原本他脸上充满了少年人才有的红光,这时退了下去,呈现出白中泛青的虚弱颜色。

他摇了摇手,道:“凭那小子,还伤不得我。他説这些年辛苦修炼,我看长进也不大。还是凤鸟做的孽。它追了我几千里地,我数次用了秘术遁法,才得以逃脱。”

孟帅松可口气,道:“这么説,您只是消耗元气,处于虚弱状态,并非受了重伤?”

上官度摇头

,道:“自然受伤了,我吸了一口火焰气,伤了肺腑。”

他笑容有些苦,道:“本来我一个人陷入困局,是我一人的事,到现在把你也牵扯进来,你的运道也不好。偌大大荒,偏偏撞进我这里。”

孟帅呆了一下,一拍腿,道:“不是……既然如此,还在这里叙话做什么?还不赶紧跑路,您莫非动不了了?那我背您,赶紧走人啊。”

上官度摇头,道:“跑不了。我身子不能移动,在阵法之中还能喘息,若跟你上路,不过一时三刻,火毒作就要糟糕。而且以你的度,也逃不过他的掌心。这方圆千里都是他的地盘,不然他怎么可能那么放心离去。”

孟帅心中不以为然,暗道:我怎么来的,当然就能怎么去。他的地盘再大,只能管地上,不能管天上,我那灰鸟展翅万里,未必便甩不掉他。倒是不能移动……

有一个解决办法,就是把上官度移到黑土世界里去。倒是能够做到轻拿轻放,小心运输。但他的黑土世界从不对外开放。现在目前为止,能进去的有意识的活人也就白也一个,还是孟帅控制不了的。

除此之外,就算是陈前,也只能没有意识的时候放进去,保证他不会清醒。上官度虽然也算师门长辈,但和孟帅还远没到分享这等秘密的时候。

要不然把上官度弄晕了?

这个有技术难度。

孟帅正在想怎么不引起注意的让上官度失去意识,就听上官度道:“为今之计,只好你跟我在铜牛阵中躲上几日,想来那逆徒破不了我的阵。待我稍微恢复体力,拼死再动一次遁术,带着你一起离开。”

孟帅突然想起一事,道:“不説恢复体力,您的伤什么时候能好?”

上官度道:“那就远了,我恢复体力,也不是治疗伤口,只是催潜力而已。至于恢复伤势,还是等到了安全地方,用好药慢慢调养吧。”

孟帅道:“您身边没有好药么?”

上官度道:“自然带了伤药,能吃的我都吃了。可惜我有好久没出来活动了,当初的谨慎都忘光了,也没带上品级灵丹妙药,倘若这次能逃出生天,定要找回昔年的状态。”

孟帅道:“我这里有一瓶灵丹,您看能用么?”説着拿出一瓶丹药。

上官度微笑接过,心里并不当一回事。他和孟帅的地位差距以及掌握资源多少的差距,比两人武功差距更远得多。他自信虽然没有准备,但身上带着的伤药已经是最dǐng尖的,孟帅不过内门弟子,断无可能弄到更好的。之所以接过,只是不便拂他好意罢了。

打开丹萍,一股辛辣之气直冲鼻端,上官度脸色微变,倒出一枚丹药。

只见掌中托着的丹药漆黑如墨,但透着一层莹润的光泽,气味辛辣之余,另有隐隐的甘香。上官度沉吟了片刻,总算抓住了记忆中的一个名字,道:“朽木断续丹?”

孟帅道:“您果然见多识广。”

上官度讶道:“真的是朽木断续丹?那不是……不是鼎湖山金玉丹以下第一灵丹么?据説早已经不开炉了,山中几乎没人会炼制。一枚价值十万……你从哪里弄来?”

孟帅道:“从前两天那个大荒盟拍卖会上买来的。”

上官度露出疑惑神色,他是全程看了那场拍卖会的,并不记得有这东西,而且若是价值十万的宝物,也不会在前面公开亮相,想了一想,他才释然,笑道:“是第一个神秘盒子吧?我记得当时买主……也就是你狠狠地挤兑了大荒盟。”

孟帅笑道:“我那是生意手段。不过他们的东西是不错的。这个丹药可能是药王鼎里出来的,效果至少强上五成。您看怎么样,对您的伤势有用处么?”

上官度深深吸了口气,道:“果然不错。我吸了一口药气,感觉身体都轻松不少,对我的伤势大有用处。”

孟帅大喜,道:“那太好了。您赶紧服药,等伤势好了,想要如何对付那小子不都随您心意?”

上官度diǎn头,但随即又紧锁眉头,道:“可是我还没决定,是否要治伤。”

孟帅愕然道:“这是什么道理?有药当前,为什么不治?”

上官度道:“一旦服下丹药,就要一气炼化药力,这个过程不能打断,否则不是维持现状就能解决的。而且炼化药力必须全力以赴,精神集中,就不能分心外事,如今这等情况,实在不适合。”

孟帅道:“您放心,只管全力运功。外面的事不用操心,有我呢。”

上官度看着他,道:“你?”

孟帅也觉得话有diǎn儿大,道:“不是还有铜牛阵么?他们不敢闯进来,我替您扛着一些于扰便是。”

上官度道:“铜牛阵虽好,没了我的指挥,也是无用。除非……”他正色盯着孟帅,道,“你来替我指挥。”

孟帅一愣,道:“我?”随即精神一振,跃跃欲试道,“好,我来。”

上官度微笑道:“你倒不怯阵,很好。后天学武练胆,所谓精、气、胆,三者缺一不可,这才是武者的基础。有些孩子先天之后竟还畏畏尾,不知道胆气关是怎么过的。你学过阵法么?”

孟帅道:“阵法……阵封略知一二,没见过实在的阵法。”

阵封和器封、机封一样,是封印的分支,但若论等级,还在机封之上。当初林岭叫他基础知识,也略微涉及到阵封原理,但具体的操作却没教给他,更别提让他试手了。林岭还是那套理论:“先天以下学习阵封?小孩儿舞大锤,也不怕砸死。”

不过阵封和阵法还不是一个概念。懂得阵封是要用封印术将材料炼制成阵法,而懂得阵法,只需要运用和学会变幻即可,比阵封简单很多。譬如枪械,制造枪械需要多少技术,而开枪只是个手熟活。

自然懂得驱动阵法已经比使用封印器要难上许多,用开枪比已经不大合适,可以比作开车,学习开车有些难度,但还是不能和制造汽车相提并论。

果然一听孟帅説到阵封,上官度释然笑道:“我险些忘了,你是封印师,驱使阵法而已,对你不过小菜一碟。好,铜牛阵三十六种变化,你能在来人之前学会七八种,我就能安心的治疗伤势了。”

孟帅diǎn头道:“弟子尽力而为。”

上官度diǎn头,缓缓抬头,道:“我这阵里有十八只铜牛,你能看到么?”

孟帅愕然道:“看到,看到什么?您説我来的时候,看到的那些巨大铜牛?”

上官度摇头道:“什么巨大。我问你现在,能看到么?”説着往前一指。

孟帅茫然,顺着他的手指看去,只见悬崖前的东西上,散落着一些星星diǎndiǎn的物事,阳光照射下来,泛着铜光。这些东西孟帅之前也扫过一眼,只以为是山上的小石子,没想到竟然是铜牛。

可是……这也太小了吧。

上官度见他迷惑,伸手一招,一个小东西飞来,落在他手中,他伸手给孟帅,道:“仔细看看,是铜牛不是?”

只见他手心放着一个泛着红铜光泽的物件,最多一个象棋子大小,雕刻的是个卧牛,和孟帅上次看到的四蹄伸直的立牛不同,但也栩栩如生,像个精致的玩具。

虽然如此精巧,但説孟帅刚刚看见的庞然大物,就是这么个小东西,可真令人不可思议了。

上官度看出他的惊讶,哈哈一笑,道:“本阵中的铜牛或立或卧,或动或静,都是这么大。”説着再次伸手一招,又是一个小铜牛落在他手中。这个铜牛却是走动的,在他手心中迈开四个蹄子,不住步行,但始终未能离开他手心一步。

孟帅看得匪夷所思,道:“那我看到的铜牛那么大,是幻境么?”

上官度道:“并非全是环境,只是‘当局者迷,罢了。我们现在的视角,才是真正的局外人。”説着轻轻一挥手,两个铜牛回到了阵中。

孟帅又是摇头,又是感慨,道:“这可真是如来佛祖的手掌心了。”突然,他感觉到一阵激动,很少有这么自内心的想要学一些东西的时候了,急急道:“老祖,你来教我这个。”

上官度一拂袖,地上已经摆了十八枚铜钱,环成一圈,道:“咱们就以铜钱为铜牛,先摆出阵法变化,我再教你驱使铜牛的法门。”

鹰潭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哈尔滨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濮阳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鹰潭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哈尔滨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