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教我妖术的女孩 第三百四十二章 冥冥中的指引

2020-01-13 18:01:0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教我妖术的女孩 第三百四十二章 冥冥中的指引

看着一脸纠结的族长,易章弋心情别提有多高兴了,因为阴谋得逞的缘故,连妖刀都忍不住要再次蜂鸣起来。<-.

当然,妖刀的接连蜂鸣,是以给山青族长某种震慑,让山青族长不得不接受易章弋所开出的条件。

“赦免妖刀之罪,此事重大,我要召开一次山青会议来共同探讨一下这件事!”山青族长説道。

易章弋想了一想,便説道:“那族长您最好快一,因为我觉得这妖刀可不是那种喜欢等待的刀种,説不定就在您和大家开会的时候,蛮族又会有哪座建筑被破坏了!”

话中带有一丝的威胁,对于山青族长,易章弋也只能这么説了,他不能忘记和妖刀的约定,或者説,他要尽快解决妖刀和蛮族之间的矛盾,毕竟,这对大家都有好处!

“好吧!”

妥协的语气,是山青族长内心不甘的表达,他叹了口气,离开了屋子。

这时,又有人从屋外走了进来。

是守卫甲和一个陌生人,説是陌生人事实上并不恰当,此人易章弋和林子夜见过,便是守卫甲的兄弟,守卫乙了。

守卫甲一进门,便快速的移动到易章弋的身边,对易章弋説道:“你的伤不要紧了吧?”

易章弋笑了一笑,便抬手给他看了一下,説道:“差一完好无缺!”

“怎么会?”守卫甲有些不敢相信的向易章弋的右臂看去,并且将易章弋宽松的袖子卷到了肩膀之上。

“已经,已经愈合好了?!”守卫甲惊呼道。

易章弋了头,説道:“多亏了我有个多功能的师傅,不然的话,我的伤势,神仙也难以驾驭!”

“哦,是这样啊!”听了此话,守卫甲看向了林子夜,説道:“这小妹妹还真是多功能呢!”

但守卫甲再一想到之前林子夜伸出长长指甲并且威胁自己的场景,就再次不寒而栗起来。

“哪有……”林子夜边笑边不好意思的回答道。

守卫甲尴尬的回过头来,看向了易章弋,説道:“刚才看族长出门的时候面色不是很好,你们都聊了什么?”

“这位兄弟难道你不为我们介绍一下么?”易章弋指着旁边的守卫乙,对守卫甲説道、

“真是的,思绪太乱,都给忙忘了,来来,我为你们介绍一下,这便是我的兄弟,阿来了!”守卫甲説道。

“阿来?”易章弋看了看守卫乙,守卫乙也同样看向了他,二人相视一笑,继而,易章弋眉头一皱,“那么你叫什么名字?”

“哦,对了,我都还没有自我介绍呢!”守卫甲説道:“他呢叫阿来,我就叫阿去了!”

“阿来阿去?”易章弋笑出了声,“像是亲兄弟的名字!”

阿去摇了摇头,“不,兄弟你猜错了,我们虽然不是亲兄弟,但胜似亲兄弟!”

“名字什么的只是个代号而已,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人,难道不是么?”阿去继续解释道!

易章弋了头,“没错……”

一晃神,易章弋瞟见了挂在守卫乙阿来腰间的剑,似乎想起了什么,向阿来説道:“阿来兄弟,你这腰间的剑,似乎也是出自武器库二层暗格之物吧?”

阿来见易章弋忽然间向他发问,愣了一下,便憨声憨气的説道:“回您的话,是这样的!”

説完,阿来看了阿去一眼,阿去给阿来投向了肯定的眼神,阿来心领神会的了头。

“方便借在下看一下么?”易章弋对阿来腰间之剑产生了兴趣,便问道。

“当然可以!”

阿来説完,便解下了挂在腰间的剑,向易章弋説道:“剑有些沉,您拿稳了!”

易章弋看了一眼棕色剑鞘的剑,内含沉稳之气,稍一犹豫,便接在了手中。

哎哟……

易章弋心中一惊,果然这把剑如阿来所説,很是沉重,虽然易章弋对这种份量不屑一顾,但这剑和别的剑相比较起来,可以説是重的厉害。

易章弋将剑轻易托在手中,细细观赏起来。

“兄弟果然神人,居然能轻而易举的托起这把剑,要知道……”阿来眉毛一挑,神采飞扬道:“要知道,在我们山青一族,能够将其举起来的人,用手指头都能数的过来!”

“哦?”易章弋沉吟,“是这样么?”

易章弋説着,将棕色重剑剑身翻转,右手握住剑柄,仓琅琅……重剑出鞘,剑身在火光之下,熠熠生辉。

“看来这剑不光是重而已,还是一把难得的武器呢!”易章弋慨叹道。

当然了,出自武器库二层暗格的武器,能有劣质的存在么?

听到易章弋的夸奖,阿来难免有些得意,便应和着説道:“我也知道这把重剑是难得之物,但自从将其拿到手来,对其功用还难以捉摸,因为其重量非常的缘故,我权当它是一把锻炼身体的石锁了!”

易章弋皱眉看向了阿来,阿来憨憨的向他笑了笑,易章弋暗自思忱,这家伙果然头脑简单,却是和他这兄弟阿去不可同做比较,其领悟力差到了一定程度,是以不能将这把剑的能力领悟出来。

当易章弋的手触及到这柄重剑的时候,重剑给予易章弋那磅礴浩瀚之力让易章弋在第一时间猜到了重剑的属性以及能力。

虽然易章弋也难以一眼将这把重剑看穿,但稍加推测之后,易章弋便得出了一个结论。

这把剑是土种属性,其功用应该也和这水波涛水属性一般,有着土属性的能力。

大地之力,属于母性能力,古人云,天为父,地为母,天有无边浩瀚,地有拥纳百川。

如果説,天给人的感觉是宽容的话,那么,地给人的感觉便是博爱。

也就是説,该重剑可以使用大地之力,和水波涛水之能力同出一辙,皆是可以用兵器造出属性杀招来的!

只不过阿来愚笨,被重剑的重量将思维带到了一边,还未能发现这一,不然的话,他的实力应该要和阿去实力一般无二才对。

“这把剑可不止是这般功用哦,你要好好领悟才是!”易章弋再次看了一眼重剑,然后説道:“接着!”

易章弋如同抛掷普通宝剑一般,将重剑向阿来抛去,阿来也不负所望,一下子将宝剑接到手中,一多余动作都没有。

易章弋笑笑,这家伙的力量看来是足够了,就是缺少脑筋。

“对了,这把重剑叫什么名字啊?”易章弋向阿来问道。

阿来稍微愣了愣神,便説道:“我拿到它的时候,它还没有名字,不过我管它叫‘岩哱罗’,因为它的样子长的很像我们蛮族郊外的一种植物。”

“哦,岩哱罗,好名字……”易章弋舒了口气。

忽然间,一种莫名的感觉充斥在易章弋的大脑,那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像是一种指引一般,易章弋猛然间想到了什么。

阿去的水波涛,阿来的岩哱罗,林子夜的木头珠链,自己的金色棒子,还有那暗格之中的五个盒子,难道説……

五个盒子相对应五种属性的武器?

水波涛是水,岩哱罗是土,木头珠链是木,金色棒子是金,还有一种武器是……火了!

“请问,族长将暗格之中剩下的那把武器赠予了谁?”易章弋向两个守卫问道,“我忽然间想要弄明白这件事!”

也许是冥冥中的注定,易章弋突然之间对暗格之中的五个盒子起了兴趣,命运让他接连遇到了四把带有属性的武器,如果説五个盒子对应五个属性的话,那么接下来,他难道会放过这火属性的武器么?

当然不会,这其中一定会有某种联系才对。

“这就不知道了,具体情况还得您问我们族长才行!”阿来回答説。

“嗯,确实如此,那把武器在我们拿到武器之前就已经不在暗格之中了!”阿去补充道。

易章弋了头,若有所悟的样子。

“好吧,那我就只好去找族长问问了!”易章弋叹了口气,继续説道:“对了,族长难道不需要你们保护么,你们怎么就这么进来了?”

“是族长的意思!”阿去説道。

“族长让我们稍微放个假,来这里探望一下受伤的你!”阿来继续説道。

“哦,这样啊!”易章弋微微一笑,説道:“谢谢族长的好意了,当然也谢谢你们,你们先回去吧,我想族长他老人家现在应该很需要你们两个才对!”

阿来阿去相视一眼。

“嗯,那我们就回去了,您保重身体,告辞!”

行了礼二人出了门,易章弋目送二人出去之后,便对林子夜説道:“师傅,我猜你那串手链应该有木属性的能力,你带上之后有感觉到么?”

林子夜瞪大眼睛看了看手上的手链,回答易章弋説道:“没有啊,感觉就和普通手链没什么区别哎!”

“怎么会!”

易章弋皱眉,手伸到林子夜的珠链之上,摩挲了起来。

“你干嘛?”林子夜害羞躲开。

“师傅,我只是为了看看这珠链是不是有木属性能力而已……”

河南省老干部康复医院
第二〇一医院
癫痫病能不能治好
汕头牛皮癣医院有哪些
聊城妇科治疗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