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燃尊 第42章 陈浩

2019-10-12 23:09:4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燃尊 第42章 陈浩

墨寒与战南宫冕一战,感悟颇深,对战斗又有一层新的领悟。

几天之后。

墨寒精气神达到鼎峰,气势如虹。

“下一场,墨寒对战陈浩!”

主持人声音洪亮。

“加油!陈哥,干掉那个废物!”

“我要看看,那个小兔崽子,还能挺多久!”

“……”

台下星辉学院,议论纷纷。

陈浩在学院的威望胜高,被冠为天才,实力超群。

呼啦!

人影一晃,双方站在比武场上。

墨寒凝视着,对面的陈浩。

一身红色的长袍,血红色的长发,看不到面部表情,显得诡异。

他懂得,最神秘的咒术。

此前,一招未出,击败王家天才王成。

“此子,不可小觑!”峰顶,灵虚学院,院长评价道。

“呵,那是当然,我们星辉学院的弟子,哪有弱者!”星辉学院,院长答道。

他的用意明显,墨寒只不过是灵王实力,在灵虚学院,称为战神。

但在星辉学院,实属不够看的。随便拎出一个,实力都比他强很多。

“呵!没到最后,谁也不知道结果!”灵虚学院院长,看着墨寒微笑道。

“嗯!第一场,他表现的确实惊艳,但是与陈浩相比,相差甚远!”星辉学院院长,慢悠悠的说道。

“确实如此!陈浩的咒术,在年轻一辈中,难寻对手,墨寒的灵技,以暴击为主,受其限制!”灵虚学院院长,有条不紊的分析道。

“哈哈哈!那这一场比赛,你们灵虚学院,认输?!”星辉学院院长,哈哈大笑。

他真的很想看到,在这种情况之下,压制灵虚学院一头。

彰显,星辉学院之威。

墨寒,眉头暗凝。

凭借着直觉,一股似有似无的气息,在墨寒周围流动,诡异莫测,难辨真伪。

危险陡增。

“不管如何,挡我路者,必死,父亲你等我!”墨寒,凝视着眼前劲敌,暗思道。

陈浩,看着对面的墨寒。

黑衣斗篷,气势凛然,收起轻视之心。

前几天,他对战南宫冕,那一场战斗惊天动地,他的实力有目共睹。

“哼!死在我的手中,也是一份荣耀!”陈浩,暗笑道。

今天,他有必杀墨寒把握,因为,他懂得最为神秘的灵技,咒术。

“你虽强,但不是我的对手,认输吧!”陈浩声音沙哑的说道。

“呵!不比一场,怎会知道!”墨寒淡定的回答道。

“我会给你留下全尸!”陈浩残忍的说道,切磋中,意外死亡在所难免。

“彼此彼此!我也会给你留全尸!”墨寒冷声回应道。

“一招定胜负!”陈浩不屑道。

“如你所愿!”墨寒,随意答道。

“呵!他侥幸赢南宫冕,估计得意忘形!”

“他可是会最难掌握的咒术!”

“……”

星辉学院,围观者,嘲讽笑道。

说着。

陈浩,将身上的红色长袍,扔向空中,长袍逐渐淡化,化成一颗巨大的符文,闪着诡异的红色光华。

墨寒剑眉微动。

他被一股无形的气息锁定,身体难动分毫,心中无法升起反抗意识。

嘭!

空中的符文,化成一座血色囚笼,将墨寒罩住。

红色的符文,光华流动,缓慢的融进他身体里,在他的眉间,闪着猩红符文。

墨寒暗惊。

他感知,体内的经脉,被血色的符文同化,切断与灵力的联系。难以施展灵技。

原来,陈浩的咒术,只是控制人的身体,加以操控。

之前,墨寒可以躲避。

但他没有那样选择,因为他体内还封印着世间最恶毒的咒术,最后,必然要解除,此时是了解咒术最佳时机。

墨寒,感知身体中有股特殊的灵力,不属于自己,在经脉骨骼中游走,接替自己的整个身体。

直到此刻。

陈浩彻底,送出一口气。

毕竟。

墨寒实力非常的强悍,本以为需要一番苦战,没想到这么轻易的困住他。

心中不由得,对自己咒术得意一番。

陈浩嘴中念出一段咒语。

墨寒的双腿不听使唤,向他走去。

他很是满意。又念出一段咒语。

墨寒开口自我介绍道。

“大家好!我叫陈浩!是星辉学院的天才学员!”

“向大家问好?!”

“……”

陈浩胜是得意,他控制着墨寒身体,炫耀的说道。

“哈哈哈!他变成废物……”

“快看他,已经傻了!”

台下议论纷纷。

介绍完之后。

陈浩心中得意万分,又念出一段咒语。

墨寒开口道

“很高兴认识大家……”

“今天,我为大家,来一段舞蹈!”

墨寒,脸色微变,暗思道。

“尼玛!这小子,竟然玩上瘾,欲要戏耍我!”

墨寒,掌心的冰灵焰,自动运转。

肉眼可见,掌心的血色符文,被逐渐溶解稀释。

陈浩心中一惊。

他突然感觉对墨寒失去控制,又极速的念出一段咒语。

只见,墨寒又开口准备说话,心中才放下心。

墨寒淡定的说道。

“我陈浩是天才中的奇才,四岁懂得咒术,五岁偷看隔壁阿姨洗澡,六岁**,七岁诱骗小女孩!”

“……”

“陈浩,这是怎么了?!”

星辉学院,学员大惊,这是一件非常丢脸的事情。

“哈哈!没想到,星辉学院还有这种奇葩的人和事!”都灵,打趣道。

“哈哈!”

愉悦的笑声,彼此起伏,比赛中遇到这事,还是头一遭。

陈浩越听也不是滋味脸色大变。

“闭嘴!你……”

墨寒,缓缓的伸出一根手指,漆黑如墨。轻描淡写的说道。

“结束了!”

“咒术?!”

“他怎么会咒术?”

陈浩,看着墨寒的手指大惊,他自己修习咒术,感知到其指尖咒术的威力。

墨寒,将指尖点在眉间符文上,肉眼可见符文瓦解,破碎。

“噗嗤!”

陈浩喷出一口漆黑的血液,神情萎靡不振,咒术反噬。

他感知到,若是墨寒真正摧动灵力,自己必死无疑。

“我输了!心服口服!”陈浩低头道。

他知道,墨寒没有动杀心,只是略施惩罚,绕自己一命。

“什么?这是什么招式?!”

“不会,也是咒术吧!”

“我的天呐!”

台下议论纷纷。

眼前的黑衣少年墨寒,深邃的双眸,流动着心悸的光芒。

“此子!它日,必是风云人物……”

如何去黑龙江盛京银屑病医院
济南糖尿病医院的位置
如何到黑龙江盛京银屑病医院
济南糖尿病医院靠谱吗
北仑大港医院口碑怎么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