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典坟 36.第三十六章 镇城

2019-12-02 22:33:3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典坟 36.第三十六章 镇城

江媚的话让江丰目瞪口呆。

“这是古城的镇城之物,全城人都用命护着的。”

江丰站起来。

“他是怎么弄到的?”

“这个不知道,不过看江丰,并不是小玩了,看来是要玩大了。”

江媚说完,坐下。

“怎么玩?”

“这个看情况再说,你准备把这个东西放到什么地方?”

“我不知道,这么重要的东西,那古城的人肯定是会来找的。”

“墓地有一个墓里。”

江媚说完看着江丰,他想想,看来只有那里最安全的。

江丰把这个东西拿到了墓地,肇义人没问,没看,直接找一个墓埋到了一侧。

“这个你放心,绝对不会有人拿走的。”

“也许会有麻烦的。”

“麻烦是别人的。”

肇义人总是那样的自信。

“肇洁呢?”

江丰问了一句,肇义人没有回答,江丰知道自己是太多嘴了。

江丰回到典当行,琢磨乱七八糟的事情,江媚进来了。

“江大海他们已经在老宅子里了,大太爷和一些人在谈着,估计没有什么可谈的,江大海的目的很明确。”

江禄给江丰打来,让他过去,这是他的本支太爷,爷爷的父亲,他不能不给这个面子。

他自己过去的,进去之后,江涛就叫他过去,他坐一边。

“江大海,这些事情交给江丰处理,他现在就是主事的人,现在我宣传一下,江丰就是主事的人,以后永远,祭传的事情,有空就举行。”

江涛说完就走了,把他扔在那儿了,看来这个江大海是难缠的。

“先这样,也快中午了,弄点饭菜,边吃边谈。”

江丰打让送酒菜来,那些江家的老人都走了,留下的不过就两三个年轻的,那是看着江丰的。

喝酒的时候,他和江大海单独在一个房间里。

“你的条件还是那些?”

“对,不会变的。”

“如果说白了,你这样就是把江家彻底的给败了,那你就是罪人,江家有修谱之人,那么你就会在里面有上重重的一笔,我想,我们再谈谈条件,我也是想把江家发展起来,就江家三百年当铺,三百家当铺,那风光自然不用说了,如果你同意跟我一起来做这件事,那么我给你一个副主事当,全部的当铺由你来管理。”

江大海不说话了,看来是有门儿。

“其实,就是你要了那当铺,还有那些钱,又能怎么样呢?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本来那当铺也是你家的,那些钱,你也你投在当铺上面,或者说再发展一些当铺,也不是不可以。”

“我想想。”

江大海的心思,让江丰一下懂了,他是不甘心,外支为江家做出的贡献,到头来,死了都回不了家,他们不甘心。

“以后没有外支这一说,只有外派,你可以调动江家的任何一个人。”

“这样,恐怕没有服气的,我们外支你也是知道的,总是被人看成低一等,或者说就是罪人。”

“我现在是主事,族里的规矩要改掉很多,当然,还是要有规矩的。”

“这事先不说,吃饭回去,让我想想,跟大湖和其它的人商量一下。”

江丰没有想到会有转机,看来江大海也是知道这件闹下去,不一定会有结束,最后把当铺收回来,也是一件麻烦的事情。

江丰回家,把情况跟江媚说了。

“看来江大海只是一个不甘心罢了,他为江家确实是也是尽了力了。”

“如果这样就好办了,但是我担心的是,江大海这个人的野心,外支那么多年,到底怎么样,谁也不知道。”

“是呀,暂时解决了再说,至于会怎么样,到时候再说。”

江丰第二天和江涛说了这件事。

“这事都由你来处理,我累了,什么也不参与了,你也不用跟我汇报,什么事你可以命令我,主事就是主事,后天就祭授,也让你有一个安心。”

祭授那天,全族的人都来了,包括江大海的全部外支,这是江家非常大的一种活动了,三个小时结束了,江丰安排工作,外支的人愿意留下的,给安排到老宅子住,其它的人事安排江大海来处理。

江丰把江家三百家当铺原来的地址都给了江大海。

“这些我们需要一家一家的买回来。”

“我知道,慢慢的来。”

其实,江丰还是没有信心,这三百家当铺,那得多少钱?

江丰没有想到,在典当呆着的时候,那个古城的要活骨的那个男人来了。

“你现在是主事,这事我就得找你了,活骨是一件还,还有另外一重非常重要的事情,镇城之物,也丢了,虽然不确定是你们江家人拿的,但是和江家人有关系。”

“我确定不了的事情就不要说了。”

“江南跟总城长关系相当的好,没有想到,我们江家也有能人出来。”

这话的意思江丰是听明白了,那么江南到底是什么打算呢?他不知道。

“我可以去古城吗?”

“当然,江南在那儿,你们江家人现在可以说,没有人敢阻拦,但是城里有城里的规矩,最好不要犯了,犯了江南也不太好说话。”

江丰想去古城,就是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江南的打算,他到是想让江南回来,帮着他发展江家的祖业,可是没有可能,江南就是考古,可是看样子他并不是要考古,似乎另有目的。

“就活骨的事情,江涛就是活骨,唯一的活骨,他要是死了,你们欠下的就还不了了。”

“用其它的方法行吗?”

“不行,江丰,我不懂骨当,这真是我意外的事情,一个主事不懂骨当,只知道皮毛,那是可怕的,我想,你应该找一个人好好的教教你。”

“跟江涛要活骨,那就是与虎谋皮,他不吃了我就怪了。”

“你是主事,对于江家的主事,说一不二的,就是江涛他也得听你的,这是改变不了的事情,江家主事最大,就是亲爹老子,也得听主事的。”

这点江丰是知道的,也是承认的,确实是这样的。

“可是他毕竟那么大年纪了,用其它的办法,我宁可多拿出来一些。”

“我说你不懂骨当,就是这个原因,你自己再想想。”

这个人走了,江丰给江媚打,她过来了。

“媚媚,我想知道一些骨当的事情,就是活骨。”

“那个古城的人又来找你来了?”

“对,我现在是主事,他告诉我,江涛是活骨,江家唯一的,江家养活骨,没有想到会是江涛。”

“这真是意外的事情,他要活骨,你就得给,没办法的事情,你跟江涛说,他会给的。”

“可是那么大年纪了,能行吗?”

“这个也是没办法,活骨当现在已经是难寻难找了。”

“那么活骨当到底做什么?”

“用途很多,以后我慢慢的讲,这骨当不是一天半天的事情,也是很麻烦的,不少我也不懂。”

“是呀!”

江丰现在有些乱套。

晚上和江媚去江涛那儿,坐下喝酒,聊天,最后说了古城来的那个人,就江家欠活骨。

“确实是,欠了,过两天你们来拿,这是迟早要还的,不要给后人留下麻烦。”

“大太爷,你这么大年纪了,是不是还其它的办法能解决吗?”

“没有。”

江涛很平静,这是江丰没有料到,就江涛的脾气,要是平时早就跳起来了。

那天他们出来,江涛竟然客气送出来,说是主事到家,立迎,跪送,但是他年纪大了,怕一跪就起不来了

“这规矩就取消了。”

“主事怎么说就怎么是。”

江涛竟然会这样,江丰有些不太适应。

“怎么会这样呢?”

“你原来的主事没有祭授,不被承认,一旦祭授了,那么他们没有人敢再来造次了,主事为大。

其实,江丰到是不想这样。

江大海把锁阳村的当铺再开铺,其它的也是调整的相当不错了,一切都安稳下来,他找江丰想借名入户,就是找想到江家来的人,然后成为江家的入户之人,没骨当,一入成终,终身为江家的骨当而做事,当然,那绝对不是江家的人,是有相当大的区别的,但是待遇那是相当的丰厚的,除了五险一金之外,一年的收入就达十几万,还有其它的待遇。

江丰想了一会儿说。

“是得这样,如果当铺真的一间一间的找回来了,开起来了,江家的人是不够用了。”

借名入户,江大海自己找人,江丰只是点头同意就行了。

江南再次半夜来了,他坐下,点上烟,说。

“江丰,你现在是主事,把这边管好,我这次来呢,也是想告诉你一件事,我准备把古城弄回来,成为江家的。”

江丰一下就跳起来了,这不是开玩笑吗?古城的那些人很是邪恶,一个个的看着就让人感觉到害怕。

“没有什么可怕的,古城虽然大,但是不过就一百多人在,原本上,这古城就是江家的。”

江丰差点没坐到地上。

“你开什么玩笑?”

江南说。

“我没有开玩笑,我这么做为什么呢?我除了看到那本《锁阳记事》之外,还看到了一本野史,关于江家的,说古城是江家的。”

“那是野史。”

“对,我最初也没有相信,可是我进了古城之后,锁阳城,就是那个当铺城,你知道吗?我发现了很多关于江家的东西,虽然他们在改变着,但是还有江家的东西。”

“我们江家跟他们有骨当的交易,也许会有一些东西。”

“我说的不是那些东西,就当铺里,我看到墙上被一个东西粘上了,我掀开,上面是一个刻上去的江家,江家当铺用的字体,如果不是江家的,怎么会有字刻在那儿呢?除了这个还有很多,江家收骨当的盒子是独有的,而在当城竟然有很多这样的盒子,盒底有一个江字,很小很小,这个我很清楚。”

江丰不说话了,那么来说,江家三百家当铺是真的,用什么来开起来的,看来如果说是古城是江家的,这也是有可能的。

“你想折腾回来,这恐怕太难了。”

“是呀,很难,古城这些人都很邪恶,他们懂得似乎很多,毕竟江家的当铺走的是败路,这么多年来,也没有人研究半于骨当的事情,一直就停留着。”

“我看你最好先不要动,看看情况,就江家现在的实力恐怕没有那么大的能力。”

“对,我在慢慢的来,那镇城在我手里,我就不害怕了,没有这个东西,他们是没办法保住这个城的。”

镇城江丰不懂,但是知道,这里面的事情肯定是太多了,江南是一个让江丰琢磨不透的人,说是考古,竟然玩了这么一个天大的把戏。

“你为江家做这些,你为什么不说呢?如果可以,你当这个主事很不错。”

“说实话,最初我真的是考古的心思,我确实是想出名,一城而名,这样的事情,在国外有很多,但是现在想来,不过一切都是空的,自己喜欢,不需要在什么名利的。”

江南的突然变化,让江丰有些转不过劲儿,他是真的,还是假的?

武汉有哪些治癫痫病的医院
六盘水癫痫病医院有多少家
舟山治疗白癜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