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紫血圣皇 第236章,给我一百年(下)

2020-01-13 20:03: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紫血圣皇 第236章,给我一百年(下)

皇城外那座山。

夫子突然睁开眼睛,说道:“你真的不准备救他吗?他已经走到了死亡的边缘。”

都灵似乎看到了什么,反问道:“那为什么你不救?你不是他的师兄吗?”

“我不救,是因为我没有能力救,我不救是因为你一定会救他。”夫子微笑着说道。

“不,这次我不会救他。”都灵摇了摇头。

“你不救他会死,那你还要向我借一百年?”夫子问道。

“我说错了,不是向你借,是要你给,给我一百年。”都灵面无表情道,“当然,如果他死了,就当我什么都没说。”

“呵呵。”夫子笑了笑,继续说道,“一百年不长,却也不短,你好好想想吧,如果他死了,给你也没有意义,对吧。”

都灵沉默了,她此刻内心十分挣扎,看着眼前的老人,变得越来越厌恶了,他看不透她的所想,可总是猜的很准。

可这一次,都灵想要坚持一下,她坚持的不去救秦墨,不走入这个“j诈”老人所设下的圈套。

夫子再次闭上了眼睛,对山海关发生的事情视而不见,都灵也随即低下了头,不再去看天空。

世界如此的平静,除了山海关之外,随着魂灵苏醒的越来越多,人们心中的恐慌也越来越盛,甚至有强者认为这是苍生大劫已经来了,所以死去的人魂灵会苏醒过来。

即便是山前的几位人皇都有些畏惧,看着这些魂灵涌来,那颗平静的心变得有些焦躁了起来。

同样,异族阵营的十几位十一绝强者也生出了同样的感觉,在那无尽星空中,有很多目光落到了山海关,观看着此刻发生的一切,只是没有人能够看透那座山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可遥远的记忆让他们明白这座山中存在什么东西,曾经让山海家覆灭的那一战,让无数山海部落强者前仆后继堵住的那个裂缝。

山下的空间。

秦墨没有停止下来,因为他已经无法停止了,石猴看着眼前这一幕,突然发现这个情景很是熟悉。

在过去的时间里,他也曾率领着自己战士义无反顾的冲向了死亡,不同的是,眼前的青年不是冲向死亡,而是引领着死亡。

没有人能够承受的住这么多魂灵的冲击,当他神魂达到极限便会崩碎,灰飞烟灭,比死还要可怕。

但石猴什么都没做,因为他什么都做不了,如果选择打断这一切,这些魂灵将永远存在于山海关,谁也不知道苏醒的它们会做出什么事情,因为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事情。

魂灵不断的涌入,他们冲击着那座桥,彼岸花的光芒越来越盛,就好像要达到极限,秦墨神魂再次膨胀,无数的魂灵涌入其中,撑的好像是一个巨大的气泡,随时都会崩溃,只是看似要崩溃时,却依旧没有崩溃。

似乎有一股力量在支撑着秦墨,他要坚持下去。

对于包爽和黄莺等人来说,眼前这一幕不但不可思议,甚至有些怪异,因为秦墨对异族从来不手软,这一点在无数次战斗下,已经印证了。

可这一次他却没有阻碍那些异族的魂灵踏过这座桥,只是机械式的念着那不知从哪里得来的经文,直到他整个人都被淹没在魂灵中。

无数的面孔在他的神魂中挣扎,这也代表了无数庞杂的意念,他们只有一个念头,便是跟着这光,寻求解脱,好像踏过了那桥,就能到达另外一个世界。

突然,秦墨停止了诵念经文,他睁开眼睛,扭曲的脸上,全是汗水,他甚至能够看到自己的神魂在崩溃的边缘,他想停止下来,都无法停下,况且他没有想过要停下来。

“如果人生是一场修行,那么,死亡是一扇门,当我们结束了这个世界的修行,便能通过他,走向另外一个世界。”秦墨平静的念着,“如果真的有这么一个世界,那么死亡便是仇恨的终点,无论曾经如何互相敌视,现在都该结束了。”

他话像是经文一样,响彻在这个空间,随着那光芒辐s而出,但这次能听到的除了包爽几人之外,只有那些魂灵。

无数的魂灵突然抬起了头,不论异族还是人族,眼中的执念似乎散去了一些,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

包爽跟黄莺都呆住了,当听到这话时,他们突然明白刚才那个问题的答案,如果死亡真的是一扇门,那么一切的仇恨都应该在这扇门前终结,而不是延续到另外一个国度。

石猴直直的看着他,有些不相信这话是从一个青年口中说出来的,但他并没有反对这句话的意思,就像是无数魂灵在听到这句话,突然定住脚步,开始思考一样。

不过,这句话依旧阻挡不了魂灵们想要涌入那座桥,在短暂的平静之后,他们更加疯狂的开始涌上那座桥。

秦墨的神魂已经涨大了足足有百倍,几乎看不到他的面孔,在神魂的各处,是无数挣扎着的面孔,有凶恶的、有宽和的、有冷漠的、有扭曲的……

种种的面孔组成了一道众生的墙,而秦墨已经消失了,他不再有自己的声音,他的r身浮现出了死气,这是濒临死亡的边缘。

盘雪儿眼中的光芒突然消失了,她眼睛黑了一圈,眼珠黯淡无光,没有了任何的神采,最后她崩溃的瘫软在地,张着嘴,不知道在说什么。

“你看到了什么!”盘莲儿扶住她,心惊胆颤的问道。

包爽和黄莺也同时看了过来,秦墨说未来多变,当未来说出来时,便已经改变,但从此刻看来,一切都没有改变,盘雪儿说的一切都实现了。

她闭着眼睛,就像这一辈子都不想再睁开了,脸上全都是痛苦:“死了……他死了……魂飞魄散……所有的魂灵……都将因为无法到达……到达桥的……另……另一端……而……而……”

石猴突然抬起头,看着秦墨说道:“苍生大劫,原来,他是劫的本身。”

当秦墨的神魂膨胀到万丈时,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旋窝,那面光墙已经消失了,所有军魂都被拉扯到了这旋窝当中,正如秦墨所料的是没有裂缝出现。

而他的神魂也没有崩溃,但谁都知道,当神魂被如此多神魂冲击的时候,秦墨便等于经历了所有魂灵的记忆。

一个人记忆已经足够庞大,而这无数魂灵的记忆,更是难以想象,怕是圣皇在世,都难以承受这些记忆。

即便他真的活下来,也将在记忆中消散,永远都找不回自己。

无数的魂灵涌入了旋窝,将旋窝封锁,形成了一股史无前列的魂力,所有的规则在这魂力面前,都开始崩溃。

进入空之境界的孙月星足够强大了,可在这无数魂灵组成的旋窝中,他感觉自己渺小的就像是一粒尘埃。

石猴身形一闪,将包爽几人护住,带离了魂灵的边缘,巨大的旋窝开始形成一股可怕的吸力,就像是深渊的口,在不断吞噬着魂灵,那座桥跟彼岸花,还有秦墨的身躯早已经消失不见了。

“你再不救他,他就会随着他那个旋窝消失。”夫子再次睁开眼睛说道。

“不,魂灵组成的旋窝不会消失,因为这世上死去的人太多了,只要还有一缕执念存在,都会复苏过来,届时这个世界,也会被拉扯进去,无数的生灵死在旋窝里,形成更大的旋窝,最后一切灰飞烟灭。”都灵微笑道。

这次她没有提及要救秦墨,安静的就像是一颗山崖上的石子,静静的看着时光飞逝。

“你真的忍心这个世界毁灭吗?”夫子没有反驳她的话。

“我终生只有一个愿望,便是毁灭这个丑恶的世界。”都灵面无表情的回道,“当我来到这里时,我就已经这么想了,而现在,这个愚蠢的家伙,亲手开启了灭世之门,而你已经无力阻止这一切。”

“你的意思是说,你来这里,从来没想过要救他,只是为了阻碍我,去拯救这个世界?”夫子问道。

都灵没有说话。

“呵呵。”夫子笑了,说道,“正好,我也没想过要拯救这个世界,咱们的想法一致,那就静静的看着它毁灭吧。”

都灵依旧没有说话。

“生是灭,灭是生,有生就有灭,也只有像他这么愚蠢的家伙,会想着去拯救这个世界。”夫子继续说着,就像是在自言自语。

当他提及到“他”时,都灵突然脸色一变,道:“你再敢说他愚蠢,我就让你好看!”

“怎么样好看?”夫子笑着指了指天空,“这个世界都要毁灭了,你还能让我怎么好看?”

这个老头的从容和淡定,实在让都灵有些意外,不过想到这个家伙本来就不是人,都灵便释然了。

她甚至明白,这个老头其实是在乎这个世界的,只是他真的不会因为“在乎”,就耗尽所有的力量去拯救它而已。

博弈到现在才真正开始,只是给她的时间却不多了。

她并不在乎这个世界,因为她从一开始就希望这个世界毁灭掉,但她真的在乎那个人,所以她不能看着他毁灭掉。

“你这个卑鄙无耻下流的老不死!”都灵突然狰狞着脸,对夫子大骂道。

“时间不多了,继续下去,以你现在觉醒的力量,是无法改变大势的。”夫子笑着说完,抬了抬手,道,“请吧。”

太原白癜风医院电话号码
深圳远大医院专家
长春专业银屑病医院哪个可以治
广西有哪些癫痫病医院
安徽知名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