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监管机构逐鹿债市注册制何时一统?

2019-10-12 19:36: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监管机构之间的“赛跑”正在给债券市场发展带来新机遇,最显著的例子就是证监会对交易所债券发行的放开力度,隐约可见其管理下的交易所债券市场扩张债市份额的冲动。

从当前的趋势来看,监管机构债市监管的方式日益向着“市场起决定作用”的方向前进,果真落实,中国债市或将迎来新一轮的发展。

债市盘子渐大

在成熟的资本市场,债券市场一般都是资本市场的主力,也是企业融资的重要渠道,体量远大于股票市场。以美国为例,平均来说,过去25年里债市的规模是股市的1.8倍。

而截至2014年8月1日,中国沪深股市总市值加上全国股份转让系统(新三板)约为26万亿元,同期的债券市场存量规模合计为32.9万亿元,债券市场存量是股票市场市值的1.26倍,这个数字已经是中国债券市场在资本市场上占比最高的情况,尽管与发达市场的股市债市比例相比仍有很大距离。

从1.26倍到1.8倍,中国债券市场仍然大有可为,尤其是随着市场参与主体的不断成熟、创新融资渠道和融资工具需求渐强的背景下,债券市场的盘子进一步扩大的空间可能超过任何一个市场人士的想象能力,这也是监管机构越来越关注债券市场的原因之一。就连一贯重心在股市的证监会也连连发声,交易所债券市场新政落地为时不远。

证监会跟进债市“自由化”

与股票市场不同,债券市场一直以来都是以场外市场为主、交易所市场为辅,中国亦然。

以2014年上半年为例,整个债券市场的新增发行量为5.53万亿元,其中交易所登记发行的债券总计只有1537.02亿元,占比约为2.78%。

但随着债券市场盘子日大,以及投资者群体的日渐成熟,债券市场作为资本市场融资主体渠道的作用日益显现,一向视债券交易为交易所副业的证监会开始将交易所债券市场前置到其政策议程中。

近日来,证监会就发展交易所债券市场连续发声表明上述趋势日益明显,7月底向各大券商就资产证券化审批转备案制执行负面清单管理征求意见,加上先前证监会内部进行的部门调整,证监会在引导资产证券化进入交易所发行方面力道十足。

而上周五的证监会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邓舸进一步阐述了证监会在交易所债券市场放开方面的其他一些考量,包括突破发行主体范围,将交易所公司债发行主体扩展至所有公司制法人,推出并购重组债券、市场公司债券、可交换债券等创新品种,允许全国中小企业股转系统挂牌公司发行中小企业私募债等内容。

其实,今年以来证监会为提高交易所债券流动性一直在不断释放信号,日前就有传闻称,交易所正在筹备私募债的一对一质押式回购,以提高私募债市场的流动性。

上述一系列信号均表明,证监会正在致力于扩大交易所债券市场份额,从扩大债券发行主体,以及创新发行券种可以明显看出,交易所债市正在与银行间市场上现行的发行方式和券种贴近,或许也可以理解为与当前债券市场中“一家独大”的交易商协会竞争。

“不过,监管机构竞相放开审批和准入,逐渐转向交易商协会的注册发行模式,是市场的进步,也是债券市场盘子越来越大产生的倒逼结果,当然,这当中交易商协会债券市场急先锋的作用不可忽视。”有分析人士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

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是中国债券发行注册制的先行者,而且创新了短融、中票等多个券种,被认为是中国债券市场新纪元的开启者;2014年以来,交易商协会继续推进多个券种的创新,包括用于支付并购价款的并购重组(中票或短融)以及项目收益票据等。

审批制逐渐淡出债市可期

曾有分析人士向记者表示,债券市场的监管之所以一直被市场参与者所诟病,最主要的在于监管机构对审批权和准入权的分割以及部门之间出于部门利益对上述两个权力的“锲而不舍”。

审批权和准入权是债券市场上两大关键权力,没有任何一家机构主动放弃,不过当前随着债券盘子日大,在先机几被占尽的情况下再不跟上无异于自废武功。

这里占尽先机的就是债券市场注册制的先行者交易商协会。

2007年9月,交易商协会挂牌,挂牌当日,交易商协会上级机构央行行长周小川表示:“凡是交易商协会按会员需求开发的、适合机构投资者交易的产品,在银行间市场均实行协会注册、监管机构备案的管理模式,不再实行行政审批制。”

随后交易商协会推出的中票、短融,以及之后的定向融资工具开始席卷债券市场,尤其是相对需要发改委审批的企业债、证监会发行的公司债规模而言,《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统计,从2008年8月4日起至2014年8月4日的6年间,总计发行的企业债规模为2.57万亿元,证监会审批发行的公司债只有7500亿元,而在交易商协会注册发行的中票、短融和定向工具三项分别为4.08万亿元、6.67万亿元和1.54万亿元。

当然这里还有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及中央4万亿刺激政策产生的推手作用,但注册制明显快于审批制的发行效率是交易商协会注册发行票据井喷的最主要推动力,也成为今后推动债券市场发行制度改革的重要因素。

“除了国债、地方政府债、金融债等特殊发行主体,其他资质允许的主体原则上都可以选择在交易商协会注册发行融资工具,对于拓展市场参与主体融资渠道,发展中国直接融资市场起到了重要作用,类似于一种虹吸效应。为避免自己对发行主体的影响被削弱,其他监管机构早晚会跟进。”一名接近交易商协会的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

在交易商协会鲶鱼效应的影响下,债券市场审批权下放趋势日益明显。其中最为显著的是债券市场中的高级产品:资产证券化产品。

今年6月和7月,资产证券化两大审批机构银监会和证监会纷纷向主要参与主体发文,就审批权改备案制征求意见,如果连复杂的资产证券化产品都可以实行备案而非审批制,那么审批制逐渐淡出债券市场或许指日可待。

唐山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四川白癜风
昆明好的白癜风医院
唐山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四川白癜风好的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