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风鬼传说 第1047章 汇合

2020-01-13 19:28: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风鬼传说 第1047章 汇合

第1047章汇合

少妇怀中的幼儿被扔到地上,哇哇的啼哭,叛军头目扛着少妇,大步向里屋走去。

薛乐挣扎着从地上站起,踉跄着冲到叛军头目的背后,把他的后衣襟死死抓住,尖声叫道:“军爷饶命,军爷饶命啊……”

“他娘的,老子就是讨口奶水吃,至于你哭爹喊娘、要死要活的吗?滚开!”

叛军头目又是一脚,狠狠踹在薛乐的小腹处,把他踢出去好远。跌坐到地上的薛乐还想起身,上去拦阻,周围的叛兵一拥而上,用火铳的铳托向薛乐身上猛砸。

只眨眼的工夫,薛乐已满头是血,倒在地上,他双手抱着脑袋,身子佝偻成了一团。

叛军头目回头看了看,哼笑出声,大嘴撇撇着,大声说道:“老子为你们这些贱民诛杀妖女,在战场上拼死拼活的卖命,现在讨口奶水吃还他娘的推三阻四,就算今天老子弄死你,都是你自己活该!”

“军爷不能……军爷饶命啊……”薛乐在地上蠕动求饶,一名叛兵毫不客气的一脚踩在他的脑袋上,让他动弹不得,叛兵对头目嘿嘿怪笑着说道:“老大给兄弟们留一口,兄弟们也都等着呢!”

“哈哈――”众叛兵大笑。有几人跟着叛军头目一并进了屋。

女人的惨叫声,男人们的淫笑声,还有孩子的哭声,交织在了一起,让原本安静祥和的小院,变得不堪入目。

薛乐眼睛充血,双目猩红,可是不管他怎么用力,就是搬不开踩在自己头上的那只脚。此时,他眼中流淌出来的都不再是泪,而是血。

踩住薛乐脑袋的叛兵,还在向屋里不停地催促道:“快一点,你们都快一点,我可正等着呢……”话音未落,忽听身侧传来吱呦一声,他下意识地扭头一瞧,不由得被吓了一跳。

只见柴房的房门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一个血人。说他是血人,一点也不夸张,脸是红的,衣服是红的,连头发都是红色的,冷眼看过去,仿佛刚从红色的染料中钻出来似的。

叛兵下意识地倒退两步,问道:“你……你他娘的是人是鬼?”

没有人回答他,血人走到他的近前,手臂只横着一挥,电光乍现,紧接着就听噗的一声,叛兵的脖颈断裂开,脑袋弹飞到空中。断头的表情还是张大着嘴巴,满脸的惊骇之色。

断头落地,尸体仰面而倒。血人把趴在地上的薛乐拽了起来,同时从尸体腰间拔出佩戴的铳剑,放在薛乐的手里。薛乐一把抓住铳剑,喘息着看向血人,凝声说道:“殿下!”

从柴房中走出的这名血人,正是上官秀。他没有多说一句,只是冲着薛乐点点头。后者紧紧握着铳剑,从地上爬起,五官扭曲,表情狰狞,怒吼一声,向里屋直冲了进去。

“啊――”

很快,屋子里先是传出叛兵的惨叫声,接着,是女人的尖叫还有男人们的怒吼。上官秀身形一晃,在原地瞬间消失,都没过十秒钟,他的身形又出现在原地,只不过,手中多出了三颗血淋淋的断头。

上官秀提着断头的头发,向上稍稍拎起,歪着脑袋看了一眼,手臂随意的向外一扬,三颗断头一并射出,撞在墙壁上,啪啪啪,墙面立刻多出三朵血红的花朵。

他弯下腰身,把正在啼哭的幼儿从地上捡起,轻轻抱在怀中,动作僵硬的掂了掂,低头哄道:“呦、呦、呦――”

孩子停止了哭声,睁着水汪汪的眼睛看着他。上官秀的嘴角扬起,用手指在孩子的嘴边轻轻划了划。孩子立刻转头,吸吮他的手指头。

上官秀脸上的笑意加深,恰在这时,薛乐抱着衣衫不整的少妇从里屋走了出来,到了上官秀近前,他屈膝跪地,带着哭腔说道:“殿下……”

“这里死了人,你们一家三口也不能在这住了!”上官秀把怀中的孩子交给薛乐,又在身上摸了摸,掏出一张银票,递给薛乐,交代道:“先在城中找隐蔽之处躲藏,等这阵风声过了,你们可离开上京,去往贞郡避难。”

“殿下呢?”

“我要走了。”

“殿下,带上小人吧!”薛乐咬牙切齿地说道:“小人就算是死,也要拉上几个叛兵做垫背的!”

上官秀把薛乐从地上拉起来,顺便把他手中滴血的铳剑接过来,说道:“薛兄弟有妻儿老小要照顾,如果你死了,他们又怎么办?快走吧,趁着叛军还没找过来,赶快走!”

“殿下救命之恩,小人没齿难忘……”

不等他说完话,上官秀向他笑了笑,轻道一声:“告辞!保重!”说完话,薛乐只觉得一阵劲风从面前刮过,当他再睁开眼睛的时候,面前哪里还有上官秀的踪影?

离开薛乐的家,上官秀没有走出多远,就听闻西面传来打斗之声。上官秀眯了眯眼睛,纵身掠飞过去。在不远处的一条小巷子里,有群叛军正在围攻数名暗系修灵者。

这几名暗系修灵者的修为都不弱,在叛军当中时隐时现,他们每一次的现身,周围都有一圈的叛军被砍翻在地。

当他们快要把眼前的叛军全部杀光的时候,从巷尾处,又蜂拥而至上千之众的叛军。

众暗系修灵者互相看了看,其中一人率先跳上墙壁,可是他刚上墙,就遭受到叛军的集火。

嘭嘭嘭!火铳的射击声连成一片。暗系修灵者身子在墙头上向下翻滚,虽说他的速度够快,但手臂和大腿还是各中了一弹。

就在叛军打算再次集火射击的时候,上官秀倒了,他从叛军的侧翼落下,进入人群里,灵乱?极连续施放出去,叛军的中央就如同炸了锅似的,人仰马翻,哀嚎之声四起。

众暗系修灵者意识到有机可乘,齐齐以暗影漂移闪入叛军当中,灵刀挥舞看来,对四周的叛军猛砍猛杀。千余众的叛军在扔掉数百具之多的尸体后,仓皇败退出小巷子。

几名暗系修灵者快步走到上官秀的近前,定睛细看,异口同声地惊呼道:“秀哥!”

这几名暗系修灵者,正是以吴雨霏为首的影旗人员。上官秀带到上京的百名影旗弟子,现在也就剩下他们这几人了。

上官秀环视众人,气喘吁吁地问道:“你们怎么还在这?不是让你们先突围了吗?阿牧和老秦他们怎么样了?有没有突围出去?”

吴雨霏说道:“阿牧和老秦现在已经和外城的兄弟们汇合了,我们担心秀哥的安危,所以才折返了回来!”

“笨蛋!这时候还进内城,不等于是自投罗吗?”上官秀摇摇头,又问道:“外城区的战事如何?”

“外城区的叛军数量不多,陛下有堂军和通天门护着,突围出去应该没问题!只是……只是唐钰叛军已经在向西城赶过去,属下担心,陛下会和唐钰叛军撞上!”

上官秀说他在城外埋伏有十万精骑,他能骗得过旁人,可哪能骗得过吴雨霏?上官秀是带着多少人从宁南赶回来的,吴雨霏心里还能没数吗?

他们总共才一百来人,哪里有什么十万精骑?

己方从内城突围倒外城,已经战斗到近乎于全军覆没的程度,如果再遇上唐钰麾下的二十万生力军,此战都不用打就已经能预知到结果了。

上官秀眯了眯眼睛,深吸口气,说道:“我们想办法出内城!”说着话,他仔细打量众影旗人员,有的人身上中一两处枪伤,有的人身上都有五六处枪伤。

他问道:“兄弟们还能走吗?”

“能!”众人异口同声道。

上官秀点点头,说了一声:“走!”他带着吴雨霏这几名影旗人员,向小巷子一侧的胡同口钻了进去。

他们只走出二十来米,就听闻前方脚步声阵阵,前方的胡同里,冲出来数百名叛军还有十多名修灵者。

为首的一名修灵者手持长刀,看到上官秀时,眼睛突的一亮,横刀狂笑道:“上官秀,老子终于逮到你了,今天你们哪都去不了,就给老子在这吧!”

说话之间,他横着长长的灵刀,直奔上官秀冲了过去。灵刀的锋芒划过墙壁,留下一串长长的火星子。他三步并成两步,来到上官秀的近前,抡刀就劈。

上官秀横刀招架,当啷,这势大力沉的一刀,把上官秀脚下的石头震碎成粉末,上官秀身子后仰,向后倒退了三大步,地上的石头,也足足被他踩碎了三大块。

“哈哈,兄弟们传来的消息不假,上官秀果然已成强弩之末!”那名修灵者眼中的凶光更盛,斩杀上官秀,赢得的可不仅仅是盖世奇功,更有无与伦比的声望。

他兴奋的脸上肌肉突突直蹦,狂笑道:“上官秀,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嘭!修灵者话还没说完,上官秀背后突然传来一声枪响,灵弹由他的耳侧掠过,正中那名修灵者的眉心。

啪!这一颗灵弹,把修灵者的半颗脑袋都打碎,鲜血和脑浆向后溅出去好远。吴雨霏吹了一口手中灵火枪冒出的青烟,嗤笑道:“你废话太多!”

说着,她把灵火枪收起,摘下背后的紫金弓,断喝一声:“杀!”话音未落,她人已消失不见,再现身时,已到了叛军的近前,紫金弓向前直刺,正中一名修灵者的胸膛。

嘭!那名修灵者被打得倒飞出去,灵铠的残片在空中乍现一团,其余的影旗人员也纷纷施展暗影漂移,闪入叛军当中,与之打到一起。

上官秀的双眼快速爬起血丝,嘴角勾起,挂着嗜血的狞笑,他刷了刷手中刀,断喝一声:“让!”

紧接着,他的身形仿佛化成离弦之箭,径直地射向叛军人群,人未到,刀先至,一名修灵者下意识地竖立灵剑招架,当啷,灵剑断裂,陌刀去势不减,直接削掉对方的头颅。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长葛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治牛皮癣医院路线
海南男科医院
滨州男科医院那个好
宁夏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