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周泩泩事件复盘被引爆嘚饰品危机

2019-10-09 22:10:0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王志灵

  在深圳特区东北角,由布心路、田贝四路、翠竹路以及文锦路组成了一个近似于矩形的水贝工业区,约12万平方米的空间内,30多栋厂房、十余个大小不等的黄金珠宝交易中心、无数破旧的居民楼拥挤在狭小的街道两旁。

  这里生存着2000多家珠宝加工厂及手工作坊,以及数万名黄金珠宝从业者,程琳就是其中一位。据程琳介绍,其之前所在的珠宝厂就是香港“周生生”品牌的代工厂之一,“周生生这样的大牌给工厂的加工费相对算比较高的,但是现在加工厂竞争激烈,把加工费压得很低了,有些小工厂请的工人是新手,打磨过程中不小心金损耗率大,会导致产品含金量偏低。”

  11月10日,北京市工商局曝光珠宝首饰抽检结果,出现不合格饰品达56个批次,其中包括香港“周生生”54860B款号的18K金链含金量不足。

  11月30日,因质量问题承压近一个月的周生生集团国际有限公司不得不公开声明,该公司已将有关18K金手链及有关供应商提供的其他同批次产品下架,并自愿提出,凡是于内地购买18K金手链的顾客,可以选择退款。

  据《北京市工商局对流通领域首饰商品质量监测结果公示稿》显示,本次监测发现部分贵金属首饰的贵金属含量不合格,主要表现为贵金属纯度与标注值不符,究其原因还是产业链条上的问题。

  黄金珠宝饰品产业链究竟出了那些问题?

  周生生引线:含金不足的黄金手链

  此次黄金珠宝质量问题起源于北京市工商局今年4月份的一次抽检。据周生生集团客服部向本报提供资料显示,该公司此次被抽查的一件54860B款号的18K金链结果为749‰,而18K金规定含量应为750‰,含量差了1‰。

  今年6月中下旬,周生生收到北京市工商局的抽检结果后,在6月底将该款产品全部下架及进行渠道内回收,根据该公司目前的统计,全国范围内仅售出30条,数量非常少。

  11月30日,周生生官发表声明称,首饰商品主要为手工生产加工,同类商品之间存在一定差异,这次抽验结果是被抽验产品的个别问题,如内地个别消费者对买入的18K金手链有疑虑,即日起至2010年11月30日止,凭本人身份证、本公司“货品保证单”连同货品到内地分店退回,15个工作日内将按“货品保证单”上售价完成退款。

  程琳认为,1‰的金含量差从成本上来说只有几块钱,正常情况下大品牌不会刻意为了节约成本以次充好,影响商誉。“珠宝行业品牌对终端的消费选择集中度很高,因此品牌门槛也很高,形成一个商誉很好的老字号需要几代人的努力和积累,通常大牌企业自身对产品质量把关会很严。”

  但是市场的珠宝产品依然会问题不断。

  2008年,广东省工商局的一次抽查中,周大福被曝出“18K金红宝石戒指”珠宝鉴定不合格;六福公司的18K金钻石戒指亦被查出重量问题。2009年,广东省工商局再次对省内销售的金银饰品、珠宝玉石进行抽查,产品质量合格率仅达74.5%。不久后,香港知名品牌六福错将“石榴石当翡翠卖”,宝石鉴定书与货单名称严重不符。

  北京市工商局在此次检测结果公示稿中表示,不合格商品存在的问题主要有两个方面,即贵金属首饰的贵金属含量不合格,主要表现为贵金属纯度与标注值不符,究其原因还是产业链条上的问题:有些首饰生产企业无贵金属含量检验能力,不能保证自己生产的首饰贵金属含量合格。

  其次是珠宝玉石定名及标识标注错误,此次监测中发现有些珠宝玉石首饰存在定名及标识标注错误问题,如标识上将“合成立方氧化锆”标示为“锆石”,“染色珍珠”标示为“珍珠”等。根据国家珠宝玉石名称的有关标准,这种虚假标注问题一方面可能对消费者的购买行为产生误导,侵害消费者的知情权;另一方面由于该类商品价值相对较高,会给消费者带来较大的经济损失。

  周生生客服部表示,其实珠宝首饰行业由于其生产加工过程中涉及多个手工制作部分,其中包含焊接、打磨等程序, 因此就算在同类商品中每个商品之间也会存在一定的差异,这是由于行业的特殊性而导致。

  代工厂生态:奢侈品制作暗存隐秘空间

  但程琳认为,出现含金量不足的情况,主要是企业对自身工厂生产的产品监管上存在漏洞,或者在合作供应商的选择上出现了问题,同时也存在品牌企业的加盟商私下向加工厂下订单买产品,混在店面里面销售,这种产品没有经过企业严格的质量检测。

  “由于国内销售的黄金珠宝70%的产品产自深圳罗湖众多的代工厂,因此监管产品质量是一个复杂的过程,目前一旦有质量问题,品牌商会直接追究代工厂的,因此,大部分代工厂都会按照订单要求交货。”

  目前,罗湖水贝-万山工业区云集了超过2000家珠宝首饰加工企业,其中大部分都是前店后厂的小作坊形式运作。

  在一家珠宝加工厂里发现,一颗钻石戒指从设计到最后成品一共经历13道工序,其中8道工序依靠纯人工操作而成,“在我们这里,能有两三百人以上的工厂就算大厂了,很多就几十个人在做。”

  而工厂加工一个钻石戒指的费用平均约120元,加工一条黄金项链的费用在元之间,事实上,在订单竞争激烈的行情下,批量订单的加工费更低。

  “这些加工费只能维持工人的人工成本和公司日常运营。”深圳欧宝丽珠宝有限公司总经理薛声勇说,“加工厂的利润主要靠熟练工人节约下来的金损耗以及所有损耗金属的回收。”

  据了解,珠宝品牌向代工厂下订单时通常会给出约10%-12%的金损耗空间,而一个珠宝产品加工流程中,在熟练工人的加工流程下完成后总金损耗可以控制在6%,因此多余的金损耗补偿可归代工企业净利润。

  此外,一个中型代工企业每年通过清洗公司窗帘、地板等沾染金属,沉淀后回收可获得数十万元的收入,“我们甚至会对公司洗手间进行特别涉及,所有的粪便可以进行清理,会夹杂大量金属,沉淀后回收可收益数十万元。”程琳说。

  代工厂的利润已经微薄至此,一旦有额外的宽松订单,企业皆来者不拒。据程琳介绍,近几年珠宝品牌疯狂扩张,很多都以加盟的形式招商扩店,一些长久混迹于珠宝行业的加盟商也逐步与部分代工厂建立合作关系,或者通过中间商,借用加盟的品牌平台,私下向代工厂下订单获得廉价的货源,获取高额的渠道收益。

  “虽然大品牌都会对加盟商进行严格的管理,但是操作空间依然很大。”程琳认为,“目前市场上的珠宝产品标价都是在出厂价的基础上以350%-500%的价格标准执行,而加盟商从品牌商手里拿货是以终端价的折不等拿货,若拿同样的款式直接向代工厂订货,打上其加盟品牌的标签,成本相当于终端价的折。”

  代工厂也很乐意与这些加盟商或者中间商合作,这些订单在交货过程中不会像大品牌那样检测严格,一些手工艺不是很熟练的新手都可以操作这些订单。

  据从上述代工厂了解到,在罗湖,珠宝行业工人大多数计件计酬,新入行的学徒每个月仅1100元,一直处在该市法定最低工资水平,熟练工人的平均收入约元,一个设计师的收入在元不等。

  “培养一个成熟的技工少则两三个月,多则两三年,且行业内流动性很大,因此,珠宝产品质量无法有稳定的保证。”程琳说。

  倚重内地:品牌商快速扩张开辟新市场

  “事实上,珠宝品牌的毛利率也不高,我们像卖白菜一样在卖珠宝。”周大福珠宝湖南经销商在周大福2010年招商年会上表示。

  据周大福总经理黄绍基向透露,在该公司产业链中,其钻石系全球钻石垄断商戴比尔斯的82家看货商之一,省略了钻石中间贸易商交易成本,且周大福70%-80%的产品依靠公司自有工厂提供,而该公司珠宝销售的利润率也仅为15%,属在行业内最高的企业之一。从周生生2010年半年报获悉,该公司上半年珠宝零售37亿港元,利润3.77亿港元,约10%的利润率。

  “黄金珠宝产业是一个依靠精细化管理的产业,其生产链的每一个环节都可能造成巨大的成本差距,因此,也是资源优势产业,没有资源优势的企业,只能在上游压榨代工厂,下游以价格战取悦消费者,走中低端产品路线。”黄绍基说。

  近20年来,香港黄金珠宝品牌占据我国主要消费市场,其中以周大福、周生生、六福、内地老凤祥等为代表的老字号占据中高端市场,而后起之秀如金至尊、周大生、周六福等皆在二三线市场迅速开辟战场,而加盟成了各大品牌的主要扩张模式。

  目前,周生生在内地分店共146家,其销售额在珠宝总业务量中占比35%,而在其余64%的港澳市场中,内地旅客的贡献率亦高达42%。

  根据周生生的计划,今年在内地共新增50家分店。注意到,今年上半年,周生生在香港仅新开两家新店,而在内地则新开了24家新店,业务明显倾向内地市场,且大多数新开店面位于河南洛阳、湖南湘潭等三四线地市级城市,其开店成本约每店100万港币。

  与此同时,周大福在今年年初进行了规模空前的招商大会,宣称到2020年,周大福将把拥有分店的数目翻一翻达到2000家。该公司将采取自营店、合作店和加盟店三种方式扩张,在此计划中,未来该公司特许加盟店将达到总店面数23%到30%的比例。

  “以前我们不太敢发展加盟经营,怕人才跟不上,管理服务体系不到位,经过近10年苦练内功,加上随着城镇化快速进展,三四线城市市场发展迅猛,在这些市场上以加盟形式发展业务更符合市场需求。”周大福招商总监刘茂娟说。

  “在销售渠道中,品牌商是主要获利方,而终端代理商、加盟商以及销售人员获得的利润堪比卖大白菜的利润。”上述周大福某合作商说。

  据本报了解,加盟商获得珠宝品牌加盟权,需要每年向该品牌缴纳固定品牌使用费,且所有货源从品牌商手中购买,销售额按照总额大小分级别按比例缴纳,“事实上,终端合作商或者加盟商的利润率一般不到5%,还要承担店面租金费用。”该人士说。

  加工销售两头挤压:电子商务难堵监管漏洞

  加工和销售两头的微利现状困扰着黄金珠宝界。“开加工厂是件非常痛苦的事情,而建立终端品牌和渠道是大多数企业难以企及的理想,多年来,集聚深圳水贝的企业及罗湖区政府一直在寻找转型方向。”薛声勇对表示。

  我国黄金珠宝经营开放于90年代中期,在此前该产业属于特许经营行业。当时大量的内地游客都在深圳中英街购买黄金珠宝饰品,现在罗湖大部分的珠宝商皆出自早期中英街店主。十年前,薛声勇与其众多潮汕老乡一样,转战水贝,开出自己的珠宝加工厂。

  薛声勇认为,在水贝成长为珠宝集聚地的过程成就了香港珠宝品牌在内地市场的主流地位,在这一次由香港到水贝的产业转移过程中,除了早期实现转型做品牌的或转做高端彩宝的企业尚能继续存活发展,其余大部分代工厂都面临无利的困境。

  从正在开疆扩土的深圳本土品牌“TTF”珠宝行了解到,该公司2002年9月自创品牌以来,先后投入超过1亿元资金进行品牌宣传,该公司总裁吴峰华认为,国内加工企业转型自创品牌最大的阻碍除了资金,还有设计人才匮乏,由于国内长期以来形成代加工生产模式,所谓的设计师只是做一些简单的模型设计,缺少富有文化内涵的独创产品。

  而以欧宝丽为代表的企业则转战电子商务,本报了解到,欧宝丽去年销售额5000万元,今年正以30%的增速发展。据薛声勇介绍,目前罗湖有约500家传统代加工企业在转型建立自己的销售渠道,其中在没有品牌优势的前提下,发展电子商务是众多企业之首选。

  而程琳则认为,电子商务渠道更恶化了黄金珠宝产业的廉价竞争,反而加大质量监管难度。

  程琳介绍,通常情况下,大品牌都有自己的质量检测中心,对贵金属进行质量把关,而钻石珠宝类产品一般通过第三方权威机构进行检测。珠宝鉴定并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不同部门对于珠宝首饰的鉴定也不一样。

  目前,全国珠宝鉴定机构有上百家,基本上每个城市都有几家到十几家不等,检测一颗普通钻石戒指的费用约10元到50元不等,1克拉以上的钻戒检测费会花上100元,而代工厂的加工费用也只有一两百元。

  “若黄金珠宝在电子商务渠道的低价竞争挤压下,难免会在检测成本上通过与部分检测机构批量合作,粗略过关。”程琳认为。

社会
新股
分离设备压滤设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