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山海画妖师 第四百十五章 我需要你来承认吗?

2020-01-14 00:23: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山海画妖师 第四百十五章 我需要你来承认吗?

“你是凶兽!你竟然是凶兽?!!”

雲中国主真的是被吓傻了,他刚刚在做什么,竟然在凶兽面前,把自己全部的生命粒子堆到一起,这跟把自己摆上餐桌有什么分别?

可问题是他就这么做了,还做的很开心!

“我是凶兽?”

兔姐看着再一次汇聚身躯的雲中国主,这次,却是没有再攻击,因为他的本体已经融入到了周围的雲石法则里,并且还在向外扩散

单一的攻击,吃不下他。

兔姐在寻找一个时机,将其一击必杀的机会:“你是从什么地方看出来,我是凶兽的啊?”

是啊,从什么地方看出兔姐是凶兽的?

凶兽的话,不应该是兔姐这个样子的才对。

理论上上说,凶兽是没有理智的,但画妖师的本命除外,兔姐拥有理智,在雲中国主看来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本命兽。

同理的,凶兽是最难区分阶位和强弱的,因为哪怕是6阶凶兽,其常态的时候也是怪物,异化后达到了传说级的战力,外貌还是半人半兽,这一点同兔姐极为相似,毕竟兔姐也还留着兔耳。

‘那样的狂暴妖力!至少也是4阶以上的战斗力。’

可仅仅只是异化就拥有了第4阶段的力量,若是再溃化。。。

5阶?!

“不好!”

不能再犹豫了,如果再犹豫下去,只要对方溃化,瞬间自己就会被干掉。

雲中国主此时是怕的要死,他几乎是不做停留的,凝聚起了庞大的妖力,然后召唤出了那尊神座:“天地与一?雲像天国!”

“吼!”

“吼!”

这一刻,整个环境都在无穷的猛兽咆哮声中转变,茫茫云海之上,兔姐面对的,不再是一个雲中国主,而是一望无际的雲石狛犬组成的大军,而在这大军之上,又有一尊尊五六米高的雲狛大将,披坚执锐,威风凌凌,再有端坐在神龛之中的狛王们,如同审判者一般,冷冷的俯视着脚下的兔姐。

这是雲中国主的天地与一,也是他的,雲像天国!

“凶兽又如何,现在我已经完成了天地与一!”在那雲层之上,雲中国主此时已经化作了一个单薄的虚影,可这虚影是多么的雄伟,比山更高,甚至高过了汇聚的风暴,宛如同日月比肩。

“你就算是溃化了,我也不惧!”解放了这天国之后,雲中国主就像是这天地之间唯一的神明,这无穷的风暴,铺天盖地的沙土。

凶兽是强,可它们的力量在于短暂的爆发,一旦被拖住,溃化完了还杀不死敌人,就是本命不会死,也会沉睡一天一夜才能重生。

当然,面对有些话痨,不知所云的那个白痴,兔姐摇了摇头。

“谁跟你说,我已经异化了?”

“嗯?”

当然,兔姐也不打算异化,否则以帝羲和的力量,玊月兔加上帝羲乌,一瞬间就能秒掉雲中国主。

不过战斗嘛,兔姐也不是一招鲜吃遍天,要对付雲中国主,兔姐有一万种方法。

而她,只是选择了其中,最轻松的一种。

“你要是说够了,我就要送你去死了。”

只见兔姐向前一踏,也是这一刻,原本还目中无人,眼高于顶的雲中国主,那本就有些透明的白色云雾构成的脸,却是彻底愣住了。

“呜~”

“呜~”

听着那铺天盖地的哀鸣声,整个天国都在无形的力量下颤抖。

也是此时,雲中国主脸上的笑容,彻底的被恐惧和惊骇所取代。。。

“重力!!”

是的,重力,大范围的重力场,甚至直接盖住了他的天地与一。

这种恐怖的范围,再看兔姐那轻松的表情,可以肯定这不是异兽的妖术,因为如果是貘梦这样的异兽的话,也许也能施展类似的场地类妖术,可消耗必然不小,而同貘梦的永夜结界相比,兔姐的重力场,简直是大的令人绝望了。

“怎么会这么大?”雲中国主能够感受到,周围的雲石法则正在哀鸣,自己的生命粒子对云雾和沙石的控制力,艰难了何止十倍:“为什么会这么大,你,你是荒兽,重力类的荒兽?!”

几乎覆盖了一个省面积的重力场,无论雲中国主怎么控制自己的天地与一向外扩张,此时都已经来不及了。

5阶荒兽的天地与一,范围之大,甚至可以覆盖一个位面,换做蓝星的话,就是整颗星球都会在雲中国主的支配下,但这只是说最终阶段,天地与一的扩张是要时间的,哪怕是雲中国主,想要彻底操控整颗蓝星的雲石法则,也需要至少十分钟。

可他从出现到面对兔姐,一共才过了多久?

10秒?

还是30秒?

就这么点时间,他能将自己的天地与一扩张到数个城市的大小,已经很了不起了。

但兔姐呢?

上来就直接覆盖了一个省,而且还在向外扩张,无数的重力法则被囊括在内,并如同荒兽的天地与一,越来越多的重力法则凝聚出妖力,源源不断的提供给兔姐。

雲石是什么,水汽和沙石,可重力是什么?

重力,是雲石的爸爸!

你不是很飘嘛,你不是很跳吗?

风暴?

我风你妹啊!

在我特别针对的大重力场面前,你飞给我看啊!

“怎么可能有这么强的天地与一?!”

雲中国主这下是真的尴尬了,他想要逃回拟界,可外面的生命粒子,却被重力限制,简直跟乌龟爬一样,被强行束缚在了这里,扩张不了,甚至无法收回。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凶兽?荒兽?”

可不论对方是什么,雲中国主的命运却是再也无法改变,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就像落进了沼泽之中,那种贴着皮肤的粘滑,令人毛素悚然的冷稠。

难受,不是一般的难受。

正如寒姬害怕地核珠一样,冰怕高温,雲雾害怕变成水,粉尘害怕变成泥土。

蘸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另外,我是不是强者,”兔姐张开手,无穷的重力化作毫无缝隙的巨手,原本是单一属性妖力的重力,此时却逆转成了狂暴重力,宛如重力系凶兽一般,狠狠的碾碎了雲中国主的全部生命粒子:“需要你这样的垃圾来承认吗?!”

荆州市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银屑病医院哪所治疗好
河源看白癜风一般多少钱
吉林看男科去哪个医院
营口有哪些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