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哈利波特与秘密宝藏 第八百九十二章 一面倒的审判

2020-01-14 12:02:5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哈利波特与秘密宝藏 第八百九十二章 一面倒的审判

艾文话音刚落,乌姆里奇又不安地动了动。

“谋杀?”福吉粗声说道,“简直是胡说八道,听上去真是可笑。过去几年你编撰了太多的故事,从蛇怪到神秘人,现在是魔法部里面有人企图杀害哈利·波特?”

“可这是很有可能的是事实,部长先生。”艾文说,“只要查一查就会知道,如果有人命令过摄魂怪肯定会留下线索,而且魔法部里面能够有权利命令摄魂怪的人并不多……”

“你不会是想说我在企图谋杀哈利·波特吧?!”福吉大声吼道,脸涨成了褐红色,“疯了,根本就不正常。看看吧,邓布利多,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学生,你不会还相信这个孩子的鬼话吧?”

魔法部内部能够控制摄魂怪的不超过五个,福吉很自然地就认为艾文再说他。

他现在就像一个炸药桶,轻轻碰一下就会爆炸。

想要和他讲道理,冷静地分析这件事,根本就不可能。

乌姆里奇轻轻地咳嗽了一声,把身体从阴影中探了出来,可以清晰地看到她的样子。

她活像一只苍白的大癞蛤蟆,又矮又胖,长着一张宽大的、皮肉松弛的脸,像哈利的弗农姨夫一样看不见脖子,一张大嘴向下耷拉着,眼睛很大,圆圆的,微微向外凸起。

就连戴在她短短鬈发上的那个黑色天鹅绒小蝴蝶结,也使人想起了一只大苍蝇。

这幅样子,好像她正准备伸出黏糊糊的长舌头去捕捉呢。

“哦!”福吉喘息着说,“本主持准许高级副部长多洛雷斯·简·乌姆里奇发言。”

于是,她用一种小姑娘一样大惊小怪、又尖又细的声音说起话来。

“很抱歉,我相信我一定是误会你们的意思了。”她说,脸上堆着假笑,那两只圆圆的大眼睛仍和刚才一样冷漠,“我真是太笨了,但是我觉得刚才有那么一刹那,这位梅森先生似乎在指控魔法部下令攻击了这个男孩?”

她发出银铃般的笑声,让人听得脖子后面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几个威森加摩的成员跟她一起笑了起来,但是并没有一个人真的觉得好笑,这是再明显不过的事情。

“这只是一种可能,而且并不是魔法部,而是魔法部里面的某个人。”

“这有什么区别?”福吉气呼呼地说。

“我认为艾文说的很有道理,这也正是我想说的。”邓布利多温文尔雅地说,“如果摄魂怪确实只接受魔法部的命令,如果那两个摄魂怪一星期前确实袭击过哈利和他表哥,那么按逻辑推断,确实可能是魔法部的某个人命令摄魂怪去袭击的。当然啦,这两个特殊的摄魂怪也可能不受魔法部的控制……”

“没有哪个摄魂怪不受魔法部的控制!”福吉厉声说道。

邓布利多微微欠身点了点头,脸上保持微笑。

“那么,显而易见,魔法部无疑会彻底调查为什么那两个摄魂怪会跑到离阿兹卡班这么远的地方,为什么它们没有得到批准就向人发起进攻。”

“够了,真是够了,邓布利多,魔法部做什么或者不做什么,还轮不到你来决定!”福吉粗暴地说,此刻他脸上完全是紫红色了,“你和你身旁那个小子不要对魔法部指手画脚,你们没有这种权利。”

“当然是这样。”邓布利多不紧不慢地说,“但是作为关心这件事进展的普通民众,我只是表示我相信这件事一定会被查个水落石出的。”

他扫了一眼博恩斯女士,她重新调整了一下单片眼镜,再次瞪着邓布利多,似乎明白了什么。

“我想提醒诸位,那两个摄魂怪的行为,就算它们不是这两个孩子胡思乱想的产物,也不是这次审问的话题!”福吉说,他喘着粗气,转过头不在搭理他们,“我们在这里是要审问哈利波特违反《对未成年巫师加以合理约束法》一案!”

“当然是这样!”邓布利多说,“但摄魂怪在小巷里的出现与本案有着密切关系,该法的第七条写着,在特殊情况下可以在麻瓜面前使用魔法,那些特殊情况就包括当巫师本人或同时在场的其他巫师或麻瓜的生命受到威胁……”

“我们很熟悉第七条的内容,真是多谢你了!”福吉怒吼道。

“当然是这样。”邓布利多不卑不亢地说,“那么我们一致同意哈利使用呼神护卫咒时的情形正好符合第七条里所描述的特殊情况的范畴喽?”

“那是说如果真有摄魂怪的话,我对此深表怀疑。”

“你已经听一位目击证人叙述过了。”邓布利多打断了他,“如果你仍然怀疑她没说实话,不妨把她再叫进来,重新提问,我想她肯定不会反对的。”

“我、那个、我、不是…….”福吉气急败坏地吼道,摆弄着面前的纸张,“我想今天就把这事了结,邓布利多!”

“可是,你们肯定会不厌其烦地听一个证人的证词,因为草率行事会造成严重的误判。”

“严重的误判,我的天哪!”福吉扯足了嗓门说,“邓布利多,你有没有费心算一算,这个孩子到底编造了多少荒唐可笑的谎言,就为了掩盖他在校外公然滥用魔法的行径!我想你大概已忘记三年前他使用的那个悬停魔咒了吧……”

“那不是我,是一个家养小精灵!”哈利说。

“看见了吧?”福吉吼道,一边夸张地朝哈利那边做了个手势,“一个家养小精灵,在麻瓜住宅里,这可能吗?”

“该家养小精灵目前正受雇于艾文工作,他就在霍格沃茨的厨房里面。”邓布利多说,“如果您愿意,我马上就可以把他召到这儿来作证。”

“我、不是,我没有时间听家养小精灵胡扯!而且,不光这一件事,他还把他姑妈吹得膨胀起来,天哪!”福吉大声嚷道,一拳砸在法官的长凳上,把一瓶墨水打翻了。

“你当时非常仁慈地没有提出指控,我想你也同意即使是最优秀的巫师也并不是总能控制自己的情绪。”邓布利多平静地说,福吉手忙脚乱地擦掉笔记上的墨水。

“还有他身旁那个艾文·梅森,他这几年也惹了不知道多少麻烦,我们对这两个孩子实在太宽容了!”福吉继续大声喊道,“就在去年的魁地奇世界杯决赛上,他当着全世界所有巫师的面和那该死的吸血鬼决斗,还使用了一个变形术……”

“显而易见,可这并不是艾文的错误,那是魔法部应该负责的事情,如果你们能够确保比赛的安全,艾文就不用冒着生命危险和危险的吸血鬼进行战斗。康奈利,你是要追究这件事吗?”

江华瑶族自治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隆回县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贵阳癫痫病医院找哪家好
张家口市妇科医院在哪里
台州白癜风病是怎么来的
分享到: